德甲

神裔的异世之旅 一五八 新年的钟声

2020-01-16 17:18: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裔的异世之旅 一五八 新年的钟声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距离新的一年,还有五十七分钟!”

二零一五年的最后一天,大年三十,除夕夜,二十三点零三分。白一泉拿着遥控器,将春节联欢晚会的声音调至最低,以免吵醒那个在沙发上熟睡着的女孩。她之所以还睡在这里,大概是因为三个小时前白一泉无意间和她提到,这个国家的人都会清醒着迎接新的一年。

此刻白一泉一家正在他外公外婆家的大院子里,在隔壁的屋子里还有一众亲戚。隔着一堵墙也能听到他们交谈声,那边屋子的热闹与这边屋子的安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特别是在白一泉关掉了电视以后。

他无法理解那些“大人”。毕竟春节这玩意少说也过了十几次了,他着实找不出多少新鲜感,若不是阿妮非要熬夜,他早就想回房间睡觉去了。可如今想熬夜的正主睡着了,不想熬夜的他倒是还在熬夜。

白一泉掏出了,给叶知凡,何欣欣以及江洋发了祝福短信。犹豫了一下后,他还给在【THIRD】留守的托马斯以及赫尔墨发送了简讯,虽然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收到。

发送完毕后,他把丢到一边,呆呆的凝视着天花板。这期间,不断的响起收到短信的提示音,几分钟后他拿起了,惊讶的发现大多数人竟然都在第一时间回复了。

“还有四十分钟才到新年哦,怎么,红包拿到眼花了么?”

这是何欣欣发来的,显然她很有时间观念。

“新年快乐。”

这是叶知凡发来的,显然他和白一泉一样对新年并不感冒。

“这算是拜早年么?时间不太对吧。”

这是江洋发来的,警察队长似乎忘了回一句新年快乐。

接着,本部那边也发来了两条简讯,全部都是语音,第一份是赫尔墨的:“新年是什么东西?等等我拜托玛姬查一下,唔,玛姬告诉我是你们世界的重大节日。好吧,我虽然去过几次地球,但不得不说对那里的文化一窍不通,格雷格那家伙显然要比我了解,要不然他不会对那脸谱和绿帽子情有独钟……说了这么多我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玛姬让我回一句新年快乐,嗯,好吧,一泉,祝你新年快乐。等等,送红包是什么意思?把自己包成红色的一团然后送出去么?”

白一泉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赫尔墨一边看着玛姬给他的资料,一边给自己发送语音的样子。

另一条是托马斯的。白一泉随手点开了语音,却在下一秒后悔了。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的音量被自动调至最高,并以极其粗狂的男低音吼出上面这句话,简直像是一颗音爆弹,毫无心理准备的白一泉差点吓得把丢出去。这样的音量虽然不足以惊动隔壁的亲戚们,但绝对可以把正在睡觉的某人吵醒了。

阿妮揉着眼睛,睡眼惺忪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你接着睡吧。”

白一泉立马把调至静音,顺便在对话框里把托马斯这个孽障拉黑了。

阿妮摇了摇头,她显然是清醒了,搬着张椅子坐在了阳台里,隔着玻璃看着窗外纷飞的大雪,以及在夜幕中准备迎接新年的城市。白一泉原本想提醒阿妮坐在窗边容易感冒,但一想到她的能力,到嘴边的话生生憋了回去。

雪的女儿会畏惧寒冷么?

于是他也搬了一张凳子坐在阿妮身边,这时距离新年只有不到三十分钟了。

两人只是安静的坐着,什么话也没有说。自打白一泉从医院回来以后,他们两人的关系就变得有些怪异,这种怪异感到底是什么白一泉自己也说不出来。不过阿妮看起来还是和以往一样,不爱说话,喜欢一个人独处,那也就是说,心态变化的应该只有白一泉一人而已。

他可能知道原因,也有可能不知道。

就在这时,一缕焰火直冲云霄,在刹那间点亮天际。接着,一连串的焰火被送上了天空,黑暗被驱散了,人们用火焰换来了白昼,在距离新年还有二十分钟时便开始为它庆祝。

二零一五年还剩二十分钟了。

白一泉心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一年是改变他命运的一年。原本他会从高中毕业,进入一所三流大学,但这样的生活被改变了。他被带入了另一个世界,认识了另一群人,知道了人类并不是世界的主宰者,还有……

“真漂亮啊。”阿妮轻轻的说道,“在我的世界从来没有这种东西,【THIRD】也没有。”

“【THIRD】又不过节,而且这种东西也算半个危险品,明明早就规定不让放的……”白一泉下意识的说出了这段话,随后猛然意识到这种时候说这种话显然是情商为负数的表现,于是连忙改口,“不过传统还是不能轻易改变的啦,哈哈哈……”

他尴尬的笑着,阿妮没有理他。

“真配啊。”

“配什么?”

“这雪,我从来没有想过雪会有这样的颜色。”阿妮说道。

白一泉明白了阿妮的意思。没错,被这场焰火改变颜色的不仅仅只是城市和夜空,同样的还要覆盖了整座城市的雪。它不再是单调的白色,而是如花一样的颜色,就和映射在阿妮瞳孔里的颜色一样。

她静静的凝视着焰火,被焰火照亮的侧脸和眼睛像是最美丽的画。

“距离新年的到来还有五分钟,请全体观众与我们一同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春节联欢晚会的声音从隔壁房间传来。

阿妮却在这时起身,向房间走去。

白一泉愣了愣:“怎么不等了?马上就要新年了。”

阿妮转头看着白一泉:“你说过新年是家人团聚的日子。”

“是啊,怎么了?”

“我没有家人。”阿妮轻声说道,“也就再也没有办法团聚了。”

那一刻,白一泉的内心宛如野兽在咆哮:抱住她!抱住她!抱住她!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阿妮离开五分钟后新年的钟声响彻了整座城市,更绚丽的焰火被射上了天空,将他倒映在地板上的影子不断拉长……看起来就像是个孤独的小孩。

他的指甲深深的陷进了肉里。

他发誓,他从未像现在一样厌恶弱小的自己。

上饶协和医院的地址
四川生殖医院黄英
滨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内蒙古牛皮癣治疗方法
沈阳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