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二十面骰子 第一百八十二章 怪异的黑石

2020-01-18 03:14: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二十面骰子 第一百八十二章 怪异的黑石

西格尔环顾四周,战场是一片狼藉的景象。周围要么是没有受伤的幸运儿,要么是已经成了碎片的尸体。骷髅战士不可思议的力量让所有被它击中的战士当场死亡,很多连是谁都分辨不出来。

仅仅这一会儿的时间,足有三十到四十人员死亡,其中大部分是英勇无比的骑士。在战场上,他们做出了足够的表率,最先向敌人发起攻击。可手中的宝剑和胸前的盔甲并没有为他们的英勇起到辅助作用,最先在钉头锤的攻击下变得粉碎。于是他们的骑士之心也被敲烂,从此不能再跳动。

西格尔杀死了骷髅战士,这让乌瑟尔家族的士兵对他不再抱有敌意。麦特骑士用手拂去脸上的血水,顺便将扎在皮肤中的木刺扫下来。他站在西格尔身边,喘着粗气,和法师一起看着被斩首的敌人。

西格尔只觉得自己简单的挥舞几剑,比过去任何一场战斗都要来的劳累。手中的星之尘变得非常沉重,但是插回剑鞘中才发现那不过是手腕传来的错觉。当他降落在地上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脚抽筋得厉害,几乎无法站立——可刚才他明明一直用飞行术来运动,精灵步伐并没有使用很多。

这不可能是因为紧张等心理原因,西格尔早已不是战场山上的新兵,他懂得怎样爆发自己的体力而不陷入极度疲惫,所以这定然是骷髅战士造成的异状。他看着骷髅战士的尸体,脑海中满是它身上奇特的符文。那些互不交叉的螺旋花纹,不像任何一个流派的魔法阵体系,即便是已经失传而无法解密的知识中,也从未见过类似的东西。

这对于法师联合会来说将是重大的发现,但其中的诺克斯共同会?西格尔摇摇头,决定暂时隐瞒这件事情,等博学士安排的人手在海姆领建立魔法实验场的时候再说。

西格尔将目光从骷髅身上收回来,然后给麦特骑士说到:“你收拢残兵吧,我想你我领地之间的战斗可以告一段落了。”

不等骑士回答。西格尔便轻飘飘地又回到了德雷子爵身旁。希罗领的领主已经折断了腿上的箭。勉强站了起来。即便是失败,他也要保持一名贵族应有的风范。

“现在你知道骷髅并不是我的手下了吧。”西格尔说道:“相信你也看出来了,如果不是我插手的话,你的部队将会面临灭顶之灾。”

尽管德雷子爵仍有怀疑。但这个时候他也只能选择点点头,承认这一点。他见识到了法师多变的手段。也知道了西格尔是个聪明——或者说狡诈——的领主。但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还有怎样的手段没有施展出来,除非他也找到施法者,否则进攻海姆领是不明智的。

“以西凌城之主、希罗领子爵和乌瑟尔家族的荣誉。我愿意与海姆领领主西格尔男爵达成休战。”他伸出手去,和西格尔握在一起。“我希望男爵先生能以同样的荣誉来保证这份和平。”

“能够有这样的结果,也是我的意愿。”西格尔回答说。“我会派人尽快搭好桥梁,让你的手下能够从裂谷区脱困。这里经常发生地震。从这里行军本就是非常冒险的举动。”

子爵很爽快的承认了失败:“我以为能够出其不意,但没想到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法师有很多眼睛。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

玛娜走上前来,为德雷子爵拿来了绷带。然后她便站在西格尔的身后,目光炯炯地看着裂谷区的残兵败将。即便在这个时候。她仍旧不放心战场上的局势。北方之行让她学会了谨慎,学会了对周围的一切抱有怀疑。

半兽人哼克带着剩下的民兵不久之后赶来了,这样西格尔就有了足够的人手。他在裂谷上扔过去几根粗绳,让希罗领的战士用临时打好木桩固定紧,然后拆下货车的木板搭上去,就算造好了一座临时桥梁。

“别忘了武器和盔甲的事情。”西格尔说道:“我希望一切都能按照之前的协定来进行。”

“我是一个有荣誉的人!”德雷子爵哼了一声,然后下令手下只携带长剑过桥。

希罗领经过这一次失败,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安静下来,无力对外发起进攻。只要有人质在手,也不怕它暗中会搞什么小动作。突然出现的骷髅消灭了乌瑟尔最好的骑士,他再想组织一支军队的话,战斗能力也会大打折扣。再加上丢失的武器装备,尽管对于一个领地来说补充起来并不困难,但是士气上的损失却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恢复的。

尤其是那些从农民中征召来的临时兵,他们非但没有得到任何油水,反倒遭受了不小的损失。如果下次没有必胜的把握,乌瑟尔家族也不能无节制的使用征召兵。相信只要控制住矿石大道,截留向南方运送的铁锭和武器成品,就可以继续延缓下次战争爆发的时间——甚至将它消弭于无形。

秘尔城的竣工,将会给西格尔足够的发展空间。而通过这次战争,西格尔赢得了让秘尔城能够建设完毕的时间空档。只是突然出现的骷髅令他不安:裂谷区经常发生地震,难道与这有关?

“哼克,将骷髅搬回城堡去,我要仔细检查它。”法师交代完这件事情,变施展咒语隐蔽了自己的身形。他将下到裂谷底部进行侦查,但这件事要秘密进行。

裂谷底部是一个黑暗的世界,头顶的阳光变成一条细线,似乎远在世界的另一边。这里寂静无声,只有泥土潮湿的味道。但由于刚刚经历了一场地震,掉落的尘土盖上了底部湿润的土壤,于是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呛人的味道。

这里没有预想中应该出现的生物,没有蚯蚓、没有蝎子、甚至连小甲虫都没有一只。不过西格尔并不是来这里考察生态,他集中精神,感受这狭窄空间中任何的异样。虽然骷髅身上的符文前所未见,能够让金属武器崩碎的力量更是闻所未闻,但再奇特罕见的东西也不可能凭空出现,它们必然有所痕迹。

西格尔皱起眉头,他没有感受到魔法波动留下的印记,但是却发现了元素的异样。气水风火四大元素平时混合在一起,不同的环境中一些元素会有多有少,但只有用魔法的力量才能将它们从混合的状态抽离,变得有序,然后加以利用。裂谷底部的元素却没有这种感觉,四大元素如同彩虹分出颜色那样,各自独立出来、互不干扰。它们就像骷髅战士身上的纹身,尽管弯弯曲曲,但永远不会有交叉点。

顺着这奇异的元素景象指引,西格尔在参差不齐地乱石中飞行,绕开那些陡峭的土层,钻过曲折的拱形孔洞。这次追踪在一块突出的、表面光滑的黑色花岗岩前面戛然而止。在西格尔眼中,元素的异状正是从这里产生的,然后蔓延出去。在互不干扰的纹路核心,是一片虚无的黑暗。就好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黒井,不断向外释放着四大元素的力量。

西格尔用魔杖捅捅这块黑色的花岗岩,并借助魔杖顶端的光亮来进行观察。他没有发现任何法术的痕迹。这块岩石并非天然成型,否则不可能如同镜子般平整。但除了光滑平整之外,上面既没有神术、也不存在法术结界、更没有矮人的符文和精灵的月纹,怎么看都只是一块普通的石板。

西格尔尝试移动它,但厚重的大地紧紧抓住了它的财产,根本撬不出来。随后他试着召唤土元素,想借用它的力量挖开石头周围的泥土,尝试取出来。不过土元素无法成型,法术的构架在这里极特殊的环境中根本没法取得稳定。其他的召唤法术也一样。他离开一段距离,召唤可以掘穴的土腔虫。但在接近花岗岩之前,召唤物便崩解了。

无奈之下,西格尔只能选择用星之尘切割石头。这是一件耗费体力的工作,尤其对他现在的状态来说。只消一会儿,他便累得气喘吁吁,只能停下来休息。本想打开空间袋,但发现空间效果变得很不稳定,绑住袋口的绳子怎么也松不开。为了稳妥起见,他也不敢尝试使用空间钥匙,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这件工作。

直到两个小时之后,他才终于挖下了岩石。黑色的花岗岩的另一面依然非常平整,但这次终于不是空白。和骷髅身上的花纹不同,岩石背后用类似龙语的符号密密麻麻写满了东西,几乎没有留下一丝空隙。但从岩石边缘的断口来看,这并不是一篇完整的文章,而是从某种更大的物体上掉落下来的。

石板取出来之后,周围的元素开始恢复正常。它们重新汇聚在一起,揉合成混沌的状态。西格尔将石板拿在手里,意外的发现它并不沉重。和磨盘那么大一块花岗岩,居然还比不上一块大木盾沉重。不过这也是好事,西格尔借助飞行术就可以带着这件东西回到地表。黑暗的地下世界令法师感到难受,尽早离开才是正途。(未完待续。)

郸城县人民医院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重庆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金华治牛皮癣的专家
潍坊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