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中国远征军夺仁安羌大捷不计前嫌解救英军7从

2019-01-23 02:09: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远征军夺仁安羌大捷:不计前嫌解救英军7千人:石川施恩慧

摘要:   滇西抗战纪念馆内陈列的中国远征军钢盔阵。1003 顶远征军当年用过的钢盔象征第一次出征的10万3千名远征军。与远征军老兵杨伯方之子杨文博在同古中国远征军纪念碑前合影。采访旅居密支那的远征军老兵李石川施恩慧最新动态及资讯。

外物相助,饮食内疗及清心静气  夏日炎炎,避暑祛热首当其冲。现如今,电扇空调已进入平常百姓家。可千百年前,古人是如何消暑的?又有哪些不同呢?  古人消暑大致分三类:外物相助,饮食内疗及清心静气。

滇西抗战纪念馆内陈列的中国远征军钢盔阵。1003 顶远征军当年用过的钢盔象征第一次出征的10万3千名远征军。

与远征军老兵杨伯方之子杨文博在同古中国远征军纪念碑前合影。

采访旅居密支那的远征军老兵李光钿。

新华报业全媒体: 李先昭 张 筠 刘北洋

73年前,一个山花烂漫的春天,一支10万人的中国军队,从云南昆明金马坊出发远征异国,开始了一场艰难而悲壮的征战;

70年前,也是一个春天,这支涅槃重生的军队,历经九死一生的浴血反攻,终于击败了异族的入侵,捍卫了祖国的疆土。

这支军队,有个响亮而悲情的名字:中国远征军。

1942年到1945年,中国远征军赴缅作战,以十万将士埋骨他乡的代价,打出让世界刮目相看的中国军威,将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联为一体。其间,诞生于抗战烽烟中的《新华》,以680篇的报道量,见证了这支军队血染沙场、马革裹尸的全过程。

今天,让我们翻开泛黄的旧报纸,踏着中国远征军的脚印,重溯70多年前的抗战烽火,追访“正义之胜”的精神与力量之源。

同古之战

日军惊呼“最强劲旅乃中国兵也”

中国军队为协助同盟军作战,已于日前奉令开入缅甸布防……

——1942年1月3日《新华》一版《我军入缅协助同盟军作战》

2015年5月1日下午,来到中缅边境云南省龙陵县境内的滇缅公路。并不宽阔的公路上车来车往,运输繁忙。一块“松山战役旧址”的指示牌,显示这附近曾经发生过战役。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席卷东南亚,一直打到缅甸境内,矛头直指滇缅公路。”中国远征军历史研究专家戈叔亚说,当时国内90%以上战略物资靠西方进口,而滇越线等其余运输线均已被切断,滇缅公路成为抗战唯一的“生命线”。“如果滇缅公路也被切断,中国就成了孤岛,国内物资仅能维持三个月。”

这种情况下,中、英成立军事同盟,商定共同守卫缅甸。于是,1942年初,车辚辚,马萧萧,10万远征军就从脚下的这条滇缅公路踏上了异国征程。这是甲午战争以来,中国第一次派军队出国作战。

翻开1942年的《新华》,浓重的“硝烟味”喷薄而出。同古战役是远征军入缅后打的第一仗。由于英军患得患失,致使远征军在边境集结两个月未能入缅,贻误战机。当1942年3月8日,远征军先头部队——抗战名将戴安澜率领的第5军200师赶到同古时,日军已于当天攻陷了仰光。

“盟军计划的同古会战破产了。父亲的任务是坚守同古一到两周,牵制日军北上。”戴安澜之子戴澄东接受采访时说,200师是孤军深入,一无后援,二无重型武器,全靠血肉之躯对抗日军的飞机大炮。 然而,孤守同古的戴安澜给了不可一世的日军最顽强的阻击。2015年5月5日,在同古火车站看到,站台的柱子和钢梁上,还密密麻麻地留有被枪炮打穿的弹孔,述说着当时战斗之激烈。最终,200师死守同古12昼夜,直至弹尽粮绝,无奈撤出。戈叔亚说,同古战役虽败,却重创了日军,歼敌5000余人,而200师自身伤亡不足2000人;同时为盟军战略部署赢得了时间。事后就连日军东京指挥部也惊呼:自南进以来碰到的最强劲旅乃中国兵也!

仁安羌大捷

不计前嫌解救英军7000人

由克安克巴邦出发之国军克复油田中心之仁安羌,并救出被日军包围之英军数千人。

——1942年4月21日《新华》二版《入缅国军奏捷 仁安羌已经克复 救出被困英军数千人》

2015年5月6日,顶着40多度的高温,驱车6小时从同古赶赴仁安羌,“走进”那场震惊世界的战役。

仁安羌郊外的501高地上,矗立着一座金光闪闪的佛塔状纪念碑——仁安羌大捷纪念碑。该碑由仁安羌大捷的直接指挥者——远征军新38师113团团长刘放吾之子刘伟民发起建立。守碑的老僧告诉,当年中国军队和日军就在此退而求其次也好处争夺阵地,打得血流成河。

“仁安羌大捷是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期间最漂亮的一仗!”戈叔亚说,同古失守后,中国战区参谋长、远征军总指挥史迪威调集兵力,计划实施曼德勒会战,就在这时,西线仁安羌突然告急!

原来,在日军的进攻下,防守西线的英军连连溃败。1942年4月17日,溃退中的英军7000余人被日军围困在仁安羌。日军迅速占据仁安羌唯一水源——平墙河。高温烈日加缺水,英军近乎崩溃边缘。

英军司令亚历山大紧急向远征军求援。远征军指挥部指令新38师师长孙立人派一个团去解救英军。这项任务落到了113团团长刘放吾肩上。

家住同古的70岁华人杨文博告诉,他的父亲杨伯方当年就是113团的汽车兵。“父亲技术好,运送将士迅速而隐蔽,还受到了孙立人的表扬。” 杨文博说,“父亲当时带着一个排的汽车兵将113团将士星夜运达仁安羌。”

19日拂晓,仅有800人的113团向平墙河南岸的3000多日军发起猛攻。据《新华》报道:“经二日之血战,卒将仁安羌克复,并救出被多数日军困围之英军,此役日军死伤五百余,我军仅死伤百余。”

战斗中,113团3营营长张琦牺牲。“父亲接到命令,将张琦营长的遗体运回后方。途中,因天气炎热,遗体开始腐烂,父亲就在路旁流着泪将张营长遗体火化了。”杨文博说。

戈叔亚说,仁安羌一战,中、英、美三国轰动。在远征军浴血掩护下,7000余醉一曲云水惮心是恬静英军和500多传教士及随军得以生还,从平墙河大桥上安全撤出。“更重要的是,这一仗打出了中国人的民族大义。同古战役中,英军突然单方面撤军,将200师侧翼暴露给日军,直接导致了同古战役失败。而远征军不计前嫌,长途奔袭解救英军,更彰显出一种国际主义精神。”

攻克密支那

血战80天肃清日寇

据东南亚盟军总部宣布,密支那已被我军攻克,城内日军没有一个活的……

——1944年8月5日《新华》二版《密支那攻克了》

2015年5月6日,来到密支那寻访战争的痕迹。当地华人、远征军老兵后裔邓恭标告诉,密支那原有三处远征军阵亡将士墓地,后因种种原因遭到破坏,现在这些遗迹全都不复存在了。

远征军的苦战,未能挽回缅甸防御局势的颓败。二战文物收藏家段生馗介绍,1942年5月,远征军开始撤退。

“一直跟踪追击远征军的日本56师团突然消失。十多天后,却出现在远征军后方‘死穴’腊戍。”段生馗说,远征军后退路线被切断,无奈,部队在杜聿明带领下,走上了一条“死亡之路”——数百公里的丛林无人区野人山。

“正值雨季,山高林密,蚂蟥蚊蚋成群,疟疾流行,加上给养匮乏,部队损失惨重。”段生馗说,8月初撤至印度和滇西时,十万远征军仅剩四万余人。200师师长戴安澜在突围中牺牲。

缅甸失守,日军沿滇缅公路打入云南滇西。中国失去了最后的陆上交通线,不得不重新开辟了代价昂贵而艰险的“驼峰航线”。

戈叔亚介绍,进入印度的远征军改编为“中国驻印军”,1943年10月,发起缅北大反攻,先后攻克新平洋、于邦、孟关,突破胡康河谷、孟拱河谷,于1944年5月,兵临缅北重镇密支那城下。

“密支那战役本是成功的奇袭空降战,最后却演变成惨烈的阵地战。”段生馗说,美国指挥官的失误,贻误了战机,使得日军增援部队赶到。

在密支那第二小学附近的一处高埂上,当地居民翁乃告诉,这里就是双方争取的阵地,“日军占据高地往下打,远征军自南朝北往上攻,

中国远征军夺仁安羌大捷不计前嫌解救英军7从

到处是尸体。”

整整80天,中国驻印军以伤亡6600多人的惨重代价,艰难收复密支那,日军主力被歼灭。《新华》报道记述:“进攻密支那城南部和北部的我军会师后,城内日军全部被肃清。”

与此同时,驻守滇西的第二批中国远征军也发起了大反攻,强渡怒江,沿滇缅公路一路血战,收复腾冲、龙陵、畹町等地,于1945年1月27日,与攻克八莫、南坎的中国驻印军会师于芒友。至此,中印公路完全打通。随后,驻印军继续挥师南下,于3月30日与英军会师于乔梅。日军全线退出缅甸。中国远征军使命全部完成。

戈叔亚表示,中国远征军异国征战3年多,伤亡十余万,“其最大意义,是粉碎了日本‘大东亚共荣圈’战略,阻击了日军的西进,为世界反法西斯的全面胜利做出了贡献。中国远征军用鲜血和生命,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历史书写了悲壮而辉煌的一页。”

策划:周跃敏 刘守华 陈 钢 统筹:彭广余 视觉:沈 东 供图:新华报业视觉中心

1938年1月30日除夕那天,中共湖南省委机关报《观察》刊发小言论《枪毙周仲评的意义》指出:枪毙“周神仙”是在“教育民众,在抗战期中肃清封建迷信神权等类的观念”。  “空盆变蛇”、“空杯变酒”……在

饼干巧克力报价
批发帆布鞋报价
速冻水饺配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