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我是你白色的恋人二7z

2019-07-09 13:58: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是你白色的恋人(二)

因为大所以空旷,然而却没有感觉的寂然。广场的背景里有蓝到让人爱的天,有洁白到干净的鸽子。最重要的是在这儿,有身边的他,她沉醉极了,以最高的激动冲下了车,然后一阵释放般的奔跑,无羁而孩童般的。然后,她回过头一脸满意的笑着与他拥抱,嘴里不停的说:谢谢你,我真的很喜欢……

后来,他们不顾夏日的太阳,在无遮的广场上打闹嬉笑。

她说:这样的背景,我感觉回到了船上的日子一样,在我爱的环境里,只有钟爱的色调与眼前的你,我好满足噢。

他认真的说:在你结束旅游后,我送你回上海,我们一起坐船,从今以后,直到永远。

她没有再说什么团队应易增抑郁症话了。只是醉在他的承诺里,她知道这个她爱的男子是有些许事要处理的,她一直都相信他的能力,相信他给自己的爱的。

他们在那嬉笑玩闹。用他先前准备好的玉米粒喂鸽子,赶着鸽子和这纯洁的精灵一同漫跑在自然间。直到黄昏用一层纱布为这个广场盖上面纱,他们才意识到,一直结束了,而各自要回家了。

那是继轮船上相遇后的又一个快乐的日子,然而那样美的希望只持续了近一个星期的相信。这一个星期里,他们每天都联系,打,发短信。

直到有一天,她在当地的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一则关于他和豪门女婚期的消息,那所有的承诺与爱的絮语让她觉得可耻,仿佛自己与他的一切只是一场黑色的遇见。

她是知道遇见在船尾的他那天失落而无奈的原因的,他说,他在上海一手经营的公司破产了。

他说他要到大连,因为他的温情的家在那儿,因为异乡漂泊的孤寂让他再也承受不起什么压力了。

他说他还会振作,还会再回到上海,那时他一定也已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措施。那是在他爱上她的时候。

可是眼前的这个消息凹陷性疤痕预防呢?应该是真的吧。在大连,叶枫这个名字或许有很多个,但那双无奈而又热情降血压摩的眼睛只有一双,在那头版头条的消息旁她又看到了那双眼。

突然之间她有了一种受愚的感觉。

是的,他爱她,可他从来都没有对她说过“嫁给我吧”之类的话,她一直以为他只是在为他们更现实点的未来创作,为他的上海公司奔劳,她听他的话,给他时间去处理现状的困境,没想到到最后的最后,这场井然有序的等待换来的却是他收获的意外的幸福。

她是第三者吗?她是一直生活在他阴暗面的可耻人吗?在大连,她再也不愿意待下去了,不想让自己的感情在这众目睽睽中凄美而从容的凋落,没有再问他任何原因的,她悄然的换了号,定了回上海的船票,不知不觉得,只告诉了自己有家人。

后来的旅行如果说快乐的话,那有点自欺欺人的味道,因为对这个城市她的双眼早已蒙上了一层水。

回上海的船是下午的时候。她在离开之前绕了一个圈,去了一趟那个郊外,那个有着轮船背景的那个郊外,去与那些白到干净的鸽子告别,去与那个让她在白色里放肆的笑着的人……只是一个记惦。

刚下车,她不期然的看见了他。那个站在阳光下依旧有着干净装束的男子,蓝白相间的短袖衬衫,泛白到旧的牛仔裤,手捧着一束蓝色妖姬,在等谁吧,在等他的新娘?“是谁都不可能是我的。”她坚决的想着。然后想调头就走,不回头。

“海欧……”他叫住了她。

在那一刻,她感觉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鸽子不飞了,蓝色的天空白云不再漂荡了。甚至她的呼吸都因为紧张而开始了不正常。她无法再面对这个男子,无话可说。

自爱,强烈的自爱让她觉得如果还够自尊的话,就走,立刻。他只是旅行中的过客一位。可这次不同的是她无法前行,亦是因为爱,或许他们不应该这样的这些再见,或许她应该对他说出自己的不满,然后扇他一耳光,再走。

所以,她停下了去拉车门的动作,转过头,她发现他的眼睛里射出一种疑惑,无奈而惘然甚至绝望与激动的子弹。如果说那刚消息是真的话,那么她不懂枫对他自己的背叛自己的承诺竟然没有一丁点儿的颤栗与忏悔。她开始动容,但因为过于恨意的激动,还是一口气不停的说了自己的失望。

她说,我就要回上海了。下午三点的船。报纸上看到你的婚讯了,你上海的公司应该有救了吧,呵呵。如果你不爱我,那么你真厉害,因为你真是一个不错的演员,如果你真的爱我,那你也不逊噢,竟然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不过在感情上,我是够自私的,我只要一个完完全全只爱我的人,我只喜欢在阳光下和我爱的人做一对白色的恋人,对不起,你不是。我们只是一个匆匆,你只是我旅行中一个过客而已,再见。

说完这些,她用了瞬间的速度上了车,然后让司机开车,空留枫一个人在那空旷的广场叫唤的声音。他没有跟她说上一句话,一个多星期的等待,好不容易等到了她,却那般轻易的送走了她。站在风中,依旧是逆风而站,他们的相识只是一种层面的跋涉吗?他不懂,他只知道她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就像风从东边吹来,从西边吹走一样的决绝。那留下来的记忆呢?是否也会像他此刻的心一样的颤抖,滴血?

她以为自己走的很潇洒,走的很从容,然而在车走的那刻,她还是不可遏止的掉下了泪,他们的故事或许就是香烟与火柴的相爱吧。真爱与否已经不再那么的重要了,对于喜欢过程的她而言早已满足了。

她离开,或许有恨他的意思,但更多的还是为自己,为了自己下一场白色的相恋。她只喜欢白色,像海欧一样,像鸽子一样绝对纯白干净的颜色,她的爱情也不容许有丁点的黑点。但枫的那个豪门女让她觉得自己与他的爱不那么的坦荡。

在船上,她沉默的回想着这段短暂的经历,仿佛回到起点一样的,越想越无助,越想越悲恸,于是她去了五楼的娱乐城上,坐在了那个他们曾经一起坐过的位置上……无意间,她看到了页上跳出来的一个爆料,上海某某某公司年轻老总宣布公司倒闭玉溪白癜风治愈,并于昨日在老家大连郊区一广场自杀身亡……

那一瞬,她泪如雨下。呆呆的走出了吧,一个人来到船尾。她突然明白了发生了什么,这“一切的切,这一切的一”,就像郭沫若先生所说的那样无奈,来不及收场,可是她却又什么都不能左右的在后悔了。

“是的,我是你白色的恋人。你应该再坚决一点的坚持的,我应该再静一点的给你说话的机会的。”

她离开,离开这座有他的城市,离开属于他们欢歌笑语,离开那些岁月无法抹杀的记忆,只是在那个空旷的广场上,只是在这个并不繁忙的船尾,没有一支笛的悲伤,没有片片海欧飞过的无望,诉说着这段苍凉的过往……[1][2]

建微商城的费用
点开微商城出现问题
小程序制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