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采个娘子来养家 392 云开见月明

2019-10-12 17:30: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采个娘子来养家 392 云开见月明

这些日子,镇上的丧事就没断过。

如真浑身发起疹子,又痛又痒,好好的孩子给这病折腾得瘦了五六斤,细细的身子缩在宋好年怀里,没精打采地问:“爹,热闹。”

宋好年心疼地贴贴儿子额头,低声道:“外头的热闹不好听,等你好起来,爹带你去外公家热闹。”如真眯起眼点点头,他脸还是胖乎乎的,唯独眼下一片青黑,身上没肉,连肋骨都有些凸浮出来。但他的痘疹也在一日一日好起来,宋好年更加不敢叫他与外头接触

,他如今身子弱,万一染上时疫,当真救之不及。好在没两日朝廷派下的医官赶到,与县令相配合,在十里八乡散药材下去。要说这些医官手段着实高明,虽咳血者他们治不了,但只要没到必死之时,几副药下去多

少都能抢救回来。

只是这样一来,差役更要去最险处,收敛死者、分发药物。更有一名医官径直往青柳镇来,敲开宋好年家大门,与宋好年磕头。宋好年急忙扶起医官,请他为如真诊治,医官判断与刘郎中仿佛,都道如真热毒已然发出,这些

日子将养就好。

宋好年这才大大松口气:刘郎中到底是乡下大夫,见识比不得这些自京城来的医官。好在刘郎中也不甚在意,听说朝廷如今有法子压制瘟疫,连忙请教医官,接着就要对宋好年告辞:“前些日子,我拿疫病没法子,不忍听不忍看,竟是借着你家里躲开

外头烦心事,如今有人能照看如真,我竟是还出去给人治病的好。”

宋好年送刘郎中出门:“你老的大恩大德,我都记着,不敢忘记。”

刘郎中摆摆手:“你们家人福大命大,我这算啥恩德?”

他心中清楚,就是朝廷重视,医官也不见得来这样快。太平县这回能得着这样恩惠,多半还是沾宋好年的光。

这样算下来,他活人无算,那才是天大恩德。

刘郎中无儿无女,也没啥好牵挂,就是宋好年记着他恩德,将来也没啥好报答,倒不如直接报答在这太平县百姓身上。

这批医官一到,疫病立时得到控制,压在太平县上方的阴霾仿佛都散开些,隐隐透出天光来。

如真痘疹渐渐结痂,不再似往日奇痒,他人也精神起来,虽不许出门,在屋里抱着木头的小房子也能玩半日。

柳义下山来打探消息,宋好年这才逮着机会给百合带信:“就说如真没染病,在出痘疹,我们一切都好。等过些日子风头过去,我们去接他们回来。”

柳义点头,有些担忧地望着宋好年:“就是如真出疹子,你要顾惜着自个儿身体。”

他瞧着他这兄弟瘦得厉害,眼底一片青黑,一看就许久不曾歇息好。

说到底,如真是他放在心尖子上的儿子,就是痘疹也不见得全无凶险,如真又年幼要苦恼,宋好年哪一日能睡好?

就是个铁打的人,这些日子下来也该撑不住,亏得他还能稳稳立在那里,问他百合跟如纯好不好。

柳义照实回答:“弟妹跟如纯都挺好,就是想你,我看弟妹气色不如往常。”

宋好年叹口气,他也想他媳妇哩。

从腊梅把庭玉送回镇上那日算起,到疫病结束时,堪堪两个月,镇上已然天翻地覆,家家缟素,户户哀哭。

活着的人既庆幸自个儿命大,又痛苦那些在疫病中去世的亲人,且活着的人在时疫中也受尽折磨,因此镇上难见往日欢声笑语。

此时已经秋凉,宋好年给如真穿上夹衣,戴上小帽子,亲亲他道:“咱们去接你娘。”

如真年纪还小,对娘亲已有些记不清,但宋好年日日跟他说,他一听找娘,立时高兴起来:“找娘!”宋好年抱着儿子轻快地走在山路上,顺手摘酸枣给他吃,如真拿小米牙细细磨着,半日才能吃一颗,酸得小脸皱成一团,呸呸往外吐。不一会儿,又摇着他爹的手要

再吃。

宋好年只管纵着如真,到柳山村村口时,之间村里人站在那里,仿佛有些个疑虑。

宋好年露出个笑:“时疫已过去哩,大伙儿休要害怕。”

村人怔了怔,忽然向村里跑去,一路大喊:“瘟神走哩,瘟神走哩!”

李篾匠等人听见动静,出来一瞧,只见宋好年正在那里笑,如真新奇地四下里乱看,一双眼睛仿佛不够用。

百合脑子里乱哄哄,又是惊喜,又是难过,快步走到宋好年跟前,颤抖着嘴唇一个字都说不出。

宋好年笑道:“媳妇,我说要跟儿子接你回家,可没哄你。”

百合蓦然哽咽:“你从不哄我!”

可她想着自个儿在最艰难时抛下丈夫儿子远走避疫,就懊悔难过得恨不能死去。

宋好年最见不得媳妇难过,想抱她吧,手里还抱着个大儿子,连忙哄如真:“来,叫娘。”

如真歪着脑袋看百合一会儿,仿佛要把眼前这个女人跟模糊不清的记忆对号入座,然后他张开手:“娘,你去哪儿哩?”

百合一把抱住如真放声大哭:“娘哪儿都没去,娘就应该寸步不离看着你……”

如真给他娘哭得有些发懵,抬头望宋好年,宋好年有些鼻酸,强笑道:“咱们都好好的,可别再哭,仔细吓着孩子。”

如真还好,如纯这会儿可是真吓懵了。

百合攥住宋好年的手,死死拉着不放,好似怕自个儿一松手这人就会消失不见,宋好年也随她去,一手给她拉着,一手抱过好些日子不曾见的如纯,逗他笑起来。到李篾匠家中坐下,百合才有空仔细观察宋好年父子,这一看登时心惊胆战:如真大病一场,瘦些原是寻常,就是鼻尖留下几点麻点,在他奶白肌肤上有些明显,也

不过显得俏皮,他是男孩子,并不算啥大事。

可宋好年消瘦得过分厉害,连脸颊都微微凹陷下去,带着一股子憔悴气息。百合眼也眨一下地盯着他看,这是她的丈夫,她的天,她的支柱。

宋好年笑着让她安心:“我们这不是来接你们回家哩,还怕啥?”

宋好年说着往四下里一看,旁人都在,只不见迎春,庭玉在常娘子跟前,正跟如真滚成一团。“迎春哩?”

百合一愣:“上回柳大哥回来,说如真起痘疹,让我放心,我哪里放心得下?想着既不是时疫,我就要家去照看他,谁知迎春不许,道是她去咋她没回去?”

宋好年脸色大变:“她去过一回,我问过,她没起过痘疹,便不曾让她多留,叫她回来。”夫妻两个面面相觑:迎春走时,信誓旦旦跟百合说她在柳府起过痘疹,百合对太久之前的事情记不大清爽,朱氏更不晓得闺女给人家当丫头时过得咋样,竟都信了她

说辞。

如今想来,柳府那样人家,就是再仁厚,为免痘疹过给人,也得把她挪出来,等病好了再回去当差。

百合霍然站起:“这死丫头,跑哪儿去了!”好消息才来,紧跟着这么个坏消息,百合才放下的心重又绷紧,宋好年连忙道:“回头我使个人去县里问问,请县令帮忙四处打听一下,这些日子街面上乱人少,她应

当没事。”

宋好年说话自来无有不应,分离过一回,百合更是对丈夫言听计从,答应下来,一家子就要收拾着回家。

李篾匠跟朱氏都有些舍不得外孙子、外孙女,可时疫已过,总不好不让闺女回家,恋恋不舍地抱着如真说:“真哥儿多来看我们呀。”

如真半懂半不懂,点头点得倒快:“好!”

宋好年含笑道:“这些日子,多亏你们二老照看百合跟孩子们,不如我们一道下山,也好叫我们孝敬孝敬你们。”

朱氏眼睛一亮就要答应,李篾匠道:“女婿,你们先家去吧,我们离不开这村里。”他们有儿子,虽则儿子在京城,可也没有叫女婿奉养的道理。宋好年不再坚持,他迫不及待要带媳妇跟儿子回家,一路上真是怎么看都看不够,空了许久的心这时候才踏实:媳妇跟儿子就是他的心,他们不在跟前时,他怎么着

都空落落的。

李丑娃跟他们一道下山,继续做护院家丁,蛮女还在家没来,兰妞跟小娥倒是都在,臂上都缠着白布,显见家里死了人。百合叹口气,叫两个丫头打下手,给一家子人做饭:镇上没有欢声笑语,无端叫人觉得压抑难过。终究这回死里逃生,一家人整整齐齐,无论如何要吃顿好的犒劳一

下大家。

百合在厨房里忙活,如真、庭玉、如纯三个孩子在炕上打打闹闹,宋好年瞧着他们,只觉十分困倦,抱过儿子道:“爹要睡会儿,你们好好玩,可不许捣乱。”

如真飞快地点头,一脸严肃,这些日子他跟他爹两个人相依为命,早学会他爹说一不二的男子汉气概。

家里菜蔬不丰,百合蒸上腊肉腊肠,又煮一大锅青菜豆腐汤

,进屋里一看,丈夫侧躺在炕上睡着,三个小的正挠他脚心玩。

百合禁不住一笑,上前推推他:“起来吃饭,晓得你乏,吃完再睡。”

宋好年一动不动,百合一愣,忙叫:“大年,大年?”哪里有一丝声息?宋好年这一觉睡下,百合竟叫不醒他。

平凉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榆林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鹤壁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平凉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榆林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