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三百三十六章:琥珀!

2019-10-12 18:42: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三百三十六章:琥珀!

“想跑?”

轻邪地哼上一声。

秦凡顿时望死人蛊的窜逃方向冲去。

唤出麻藤软鞭在逼近死人蛊后往地面狠狠一甩!

震愕的啪声轰响!

那只须脚极多的死人蛊当即被震起!

秦凡再度一甩鞭,顿然间整根麻藤软鞭有如长蛇一般绕了起来。

紧紧地把这只死人蛊卷住。

“逗留在你的体内,它会不停地壮大,你说几个月后会是怎样的画面?”讥讽的呵笑中,秦凡举着用软鞭卷缠的死人蛊朝女人道。

“很好,我的仇人目录上又得加上一个苗豪杰了!”

望着那让人瘆得慌的死人蛊,女人猛地颤抖着身体咬牙道。

事已至此,她彻底相信了秦凡所说。

“苗豪杰不用你来,我会杀了他!你的职责是给我保护人!到了你有能力报仇之时,我只会让你去一了恩怨!”

一声道罢。

秦凡大力地把已经被捆变形的死人蛊给甩落到地上。

逃生意识的召唤下,死人蛊在落地的瞬间又次逃窜起来。

“你放了它?”女人惊呼喊道。

对女人的话不以理会,秦凡哼笑一声,掏出几张真火符迎着死人蛊的前去途径甩去!

下一刻。

当死人蛊的须脚触碰到那几张真火符的瞬间。

异象突起!

只见真火符无需秦凡的引燃便自燃起来!

死气,阴气,煞气,往往是摧出符火的一大利器!

“吱吱吱!”

“吱吱吱!”

“吱吱吱!”

凄厉的渗人吱叫声随着符火的冒起一时响彻整个竹林!

火团之中,死人蛊再也无从动弹丝毫半分,只能任由着那蕴藏着修仙元气的真火之符一点点地在火化着它的本体。

十秒。

二十秒。

时间最终停留在了二十三秒上,那从强到弱的吱叫声才彻底消失!

同样的,伴随着吱叫声的消失,符火也散去,地上没有任何灰烬,残留的仅剩那宛如细小沙粒般的黑点。

女人愣了!

傻眼了!

呆滞了!

苗疆的蛊这在江湖中是出了名的霸道跟杀不死。

那连高温火枪都伤及不了的蛊,而且还是超出寻常蛊不知多少个档次的死人蛊就这么化作尘埃了?

那几道自燃的符箓又是什么东西?

难道这家伙就是江湖中那些极少露面的天师?

只是这年纪,天师?这不扯淡吗?

一时间,女人如遭雷击地被定住,目光视线仍还停留在死人蛊的化尘之处。

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人?

这-这这些符箓是蛊族的灭顶天敌啊!

在死人蛊化尘的同时。

校园公寓里。

已经入睡的苗豪杰被那股突然了断的气息牵引着,猛地从床上翻跃起来!

“该死的,怎么可能,不-不可能这是!”

翻起身的第一句话,便是这语无伦次的慌喊。

下一秒。

他从床上跳下。

连衣服都不穿便冲到了大厅中。

拿起放在桌面上那根不起眼的细长竹笛。

闭目,凝神,哆嗦着双手握着竹笛的两端吹了起来。

紧张中布起了冷汗来的脸蛋上不停地在颤跳着。

那双修长剑眉在紧拧中簇成了一团。

笛声在奏。

可那注入了自己精血的死人蛊却没有任何的气息回应过来!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

五分钟后。

苗豪杰突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中竹笛跌落下去。

这只死人蛊不仅是他的心血,更是他想要继承蛊族下一任族长的资本!

“怎么可能,死人蛊怎么会死?不,这不是真的,错觉,一定是错觉

!”虚汗遍布全身,苗豪杰在惊慌的自语中爬过去捡起竹笛。

又一次吹了起来。

不过结果还是一样!

仍旧没有死人蛊的气息所在!

“先是精血蛊的气息消失,现在又是死人蛊的气息消失!该死,该死,那个该死的杂碎到底是什么来头,到底是什么来头!”

苗豪杰狰狞着握着那咔咔作响的拳头惊恐地厉声低吼起来。

下一刻。

突然想到了什么。

马上踉跄不已地翻起身跑回卧室套起衣服。

神情慌乱地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金陵大学,暂时不能待了!

她不知道那个女人会不会把他供出来,一旦供出来,那等着他的会是什么?纵使他被誉为蛊族天骄,但这也还是刚刚起步的天骄,他不敢冒这个险,他不能冒这个险!

回苗族,禀情况,找支援!

秦凡一日不除,金陵大学他一日都不敢再待!

“你叫什么?”

竹林中,看着那呆滞的女人,秦凡出声道。

唰-!

被秦凡这一开言,女人马上惊抖起神来。

下意识应道,“琥珀!”

一声话落,脸上那层涂抹的黑浆也褪落下。

如同龟裂的嚓嚓声里,几个呼吸间就荡然无存!

目睹了琥珀的容颜蜕变后,秦凡也不由地稍稍一愣!

这五官长相还有这么精致的一面?

在秦凡的稍稍错愣间,感受到脸上顿然一片清爽舒适的琥珀伸手一摸!

刀疤的长痕没了?

那些枯燥的肤质变得光滑了?

这-!

感知着传达到手上的感觉。

琥珀一时间心跳狂飙。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一个女人?

之所以怨气冲天煞气缠身,固然死人蛊的存在占据着极大因素,可琥珀先前那对容颜的自卑心也占据一定成份在内!

“有吗?”

心跳加速的震然中,秦凡一声话语让她回到了现实中。

“有!”琥珀道。

“给我!”秦凡淡淡颔首。

原本还以为秦凡是想要自己号码方便联系的琥珀在把交到秦凡手上后,陡然怔住!

同样的,紧张跟慌乱之意也迅猛地涌在了脸上!

一个平时连照镜子都不肯照的人竟然被人在夜里用开着闪光灯咔嚓咔嚓地接连照起了相来?

“你干什么!”琥珀条件反射地伸手捂脸喊道。

“看看现在的自己吧!”

面无表情地淡淡说了一声,秦凡把扔了回去。

看看现在的自己?

听着秦凡这好像不以为然的言语。

琥珀在失神的慌乱下,缓缓地蹲下身颤抖着双手捡起了那来不及接住的。

然而在看到那些并不经美颜特效加持的照片后。

整个人如遭雷击!!!

紧接着那不敢置信的狂喜一时间从脚底上生起,直冲天灵盖!

这是自己?

这还是那个能吓哭小孩子的自己?

没有理会琥珀的这种反应。

秦凡背着双手朝着竹林外走了起来。

背对着琥珀,他淡淡道,“蒋一诺,大一新生,七班,寝室H栋306,用什么方式去进行保护,你自己选择!”

(本章完)

中山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衡水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绥化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中山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衡水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