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圆明园湖底防渗工程公众听证会文字实录11

2020-09-14 04:40: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浙江园林4月13日消息:[主持人]:下面请北京大学俞教授发言。[11:21] [俞孔坚]:我今天想从事实来说,我本科学的是园林,博士是哈佛大学设计学博士。我去圆明园不下五十次。我提几个结论,圆明园的结论,首先它是一个遗址公园,它是历史文化的遗产,它记载了历史事件;第二,圆明园经历了儿童发饰套装一百年自然演进过程,这两点足以把圆明园定位历史的遗址公园。[11:22] [俞孔坚]:对待圆明园的态度,我要问三个问题。第一,有钱缺什么,标准模具架有钱缺审美。第二,有技术缺什么,缺伦理。第三,必须要认识到有知识还缺什么,有知识现在还缺文化。我希望把这三句话通过媒体传播出去。[11:23] [俞孔坚]:我想把我看到的事实讲一下,这是我拍到的一个事实,这是我1981年的时候拍的照片,这是1992年4月份拍的照片,这个地方现在已经完全不是这样子。这是2003年我们的论证会,当时参加的有各方专家,当时就定性为我们如何来保护遗产,如何真正做到圆明园遗址的保护,甚至呼唤救济圆明园的座谈会,包括崔海亭教授也在这儿,当时我们坚决反对当时的治理方法。[11:24] [俞孔坚]:这是圆明园没有毁坏和可能马上被毁坏的灌木林的景观,这是湖底如果没水的情况下,它会自己演替为北京独特的灌木林景观。圆明园是一个自然演替的乡土群落,乡土的物种,它是进行爱国主义进行教育所不可获缺的景观。不能仅仅从工程技术角度来讲这个问题。[11:27] [俞孔坚]:这是2005年4月8日,一个直径20厘米的灌木被砍伐的景象。这是一棵很大的桑树砍伐以后,落下的根,这是4月8日正在遭受砍伐的灌木林,这是4月8日正在遭受砍伐的灌木林,这是砍伐完的,几乎是“三光”后的山坡。这是圆明园管理处的门口立的碑,禁止采摘任何野花野草,这是大面积正在砍伐,正在平整的山坡,平整的山坡一棵树都没有,连树根也挖掉,大量的树根被运到园外。[11:27] [俞孔坚]:推土机在挖沟,大量的灌木没有了,这是后面的山坡,做成这样,最后种下草坪,这个草坪是要灌溉的。这是植被,种下的花木,如果灌溉不充分,草坪会呈现这种荒芜的景象。我的讲话基本上就结束了,谢谢大家![11:28] [主持人]:刚才又递上来了很多条子,我们潘局长建议延长半小时。下面请天坛公园的一位退休的职工发言。[11:29] [天坛公园退休职工]:我搞了四十年的园林管理工作,我为这个事很关心。我谈谈我的看法。第一,我觉得这个事在实施过程中,公园提出是节水的措施,我认为应该看成是一个有利的探索,这个探索是无庸置疑的探索。当然,它不是科学的,如果对这个探索有一定意见,还是可以讨论的,还可以提出一些建议。但是我感觉讨论可以进行下去,可以无限期讨论下去,但是必须马上节水。因为水资源的枯竭,将影响到北京的生活和发展,也就影响到北京总的水的成本和水价。[11:31] [天坛公园退休职工]:第二,绿化植树不能停工,如果这批树苗死了,这批树苗作废了,将给生态带来多大的损失,哪些损失?原产地减少了绿地,然后我们栽植地没有增加树木,这个损失就是生态损失。而且很难办,离开了这些,再种,将延长形成生态效应和形成观赏景观,大概要推迟两年时间,再往下就要砍掉树头,在这种情况下,等于是把我们自己的工作损害了。[11:32] [天坛公园退休职工]:第三,既然提到规渔饵料划,我觉得规划就有发展。北京市政府和国家文物局批准了这个规划。我这些年的体会,依法保护,依已经批准的法,依法保护。我个人认为不能把荒凉一片、垃圾成山、蚊蝇成堆的环境视为原生态,我觉得这样的说法不符合圆明园遗址公园的说法。同时作为现代的北京,在人类居住的北京,也不能拿这么一个生态作为我们居住的环境,我觉得它既是遗址公园,就有遗址的要求,不能垃圾多了,上面还有废物,还有死鱼,然后说这就是我们的保护了,我觉得不应该这样。作为遗址的保护,应该怎么保护?可以保护,但是规划已经定了的,也要按规划来保护。我首先觉得不能放弃现在马上要过期的植树季节。我觉得就是这么三个态度。[11:33]
莆田儿童牛皮癣医院
泉州儿童牛皮癣医院
三明儿童牛皮癣医院
厦门儿童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