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告搭哩架哉编制

2020-11-17 19:26: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告搭哩架哉

台海11月6日讯 台湾专栏作家、资深媒体人公孙策今天在海峡导报发表评论文章说,邱义仁被收押,陈水扁开会宣称:“我也是今天早晨看报纸,才知道有这个‘安亚专案’。”阿扁这句话可能是真的,他是有可能没听过“安亚专案”。可是阿扁真的不知道邱义仁假借“秘密外交”,诈取、侵吞民脂民膏吗?  明朝弘治皇帝宠幸宦官李广,后李广东窗事发,畏罪自杀,在他家中搜出纳贿簿籍,其中记载“某人送黄米几百石”、“某人送白米几千石”。弘治帝问左右:“李广有多大食量,可以吃那么多米?”左右回奏:“黄米就是黄金的暗号,白米就是白银的暗号。”  弘治不知道什么是“黄米、白米”,犹如阿扁不知“安亚专案”。但是弘治肯定知道李广贪污,因为李广正是“带坏皇帝”的罪人。事实上,李广的贪污所得肯定有一大部分用于取悦皇帝。而明朝那时候还有一批儒家官僚,动不动就板起脸来迂回进谏,而弘治皇帝也会配合演戏,当场训斥李广等人:“今天讲官所指,就是你们这些家伙,你们可要好自为之!”──弘治其实都知道,可是只要他假装不知道,那些儒学冬烘就会选择相信“皇帝是被蒙蔽、带坏了”。这和阿扁的情形一样:只要阿扁始终“铁齿”,说都是吴淑珍、邱义仁瞒着他干的,挺扁群众也同样会选择相信!  但是,选择相信不等于真的相信。四年前的“3·19”两颗子弹,半数选民投了阿扁的票,事后发现被骗了。很多人为此而参与凯达格兰大道前的抗议,但有更大部分“选择相信”。之后,“国务机要费”案(包括SOGO礼券等)东窗事发,酿成“红衫军”“百万人围城”,更多的“投扁选民”参与了反贪腐行动,但仍有相当部分“选择相信”。  一直到最近这一波,由扁家海外洗钱案曝光开始,特侦组顺藤摸瓜,发觉“藤”上不但不止一粒“瓜”,而且一粒比一粒大。案情愈挖就需要行业内部相互之间进行合作监督愈深、愈挖愈多,到了邱义仁诈领“秘密外交”经费一案爆发,阿扁大概很难脱身了。因为,之前所有事情都可以推给吴淑珍,所有的钱都说是“选举结余款”,阿扁所带来的影响都要更加深远。“与几乎其他所有消费电子产品相比还可以摆出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博取所剩无几的“选择相信”。可是邱义仁这回是诈取、侵吞公款(相对于选举结余款是私款),阿扁说自己没听过“安亚专案”,更令人立即联想到之前子虚乌有的那个“南线专案”———分明你们(陈水扁与邱义仁)是一丘之貉,诈骗模式都“系出同门”。于是,“选择相信”的人肯定是愈来愈少了。  阿扁“贪腐之藤”上面的另一粒“瓜”,是金融大家族的报效。最初,陈致中说海外洗钱的资金是“结婚礼金”,原来还真有那么回事。只不过,是藉结婚礼金之名,掩护“报效皇上皇后”之实。这里用“报效”措辞,是因为真相未明:究竟是对价关系的后谢,还是变相“勒索”?  隋炀帝时,皇家大阵仗南巡,要求各地州县政府呈献可供装饰用的羽毛。州县政府下令老百姓全面搜捕大鸟,“罗被水陆”(水陆鸟类全抓光)。乌程(今浙江吴兴)有一棵高树,上面有一个鹳巢,老百姓上不去,就砍伐树根。母鹳怕伤到小鹳,就自己啄下羽毛丢下地。地方官还为此上表称颂“鸟兽自献羽毛”──金融家族好比“母鹳”,你真的相信它是自愿的吗?  标题用字怪异,其实是闽南语发音的“到现在你才知道”。但却可以有两种语气:问阿扁是“告搭哩架哉?”对挺扁群众是“告搭哩架哉!”

TX
小儿食火与胃肠型感冒
银屑病有效的治疗方法
轻中度认知功能下降吃什么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