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水落石出

2019-09-14 06:45: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傍晚,正是下班人流的高峰期。江州市一条六车道的马路上车水马龙,轿车一辆接着一辆。忽然“轰”的一声,一辆正在行驶的红色轿车突然发生爆炸,紧接着燃烧起熊熊的大火……
等交警队、消防队的人员赶到,扑灭大火,轿车与车内的驾驶员均已烧得变了形。
轿车的车主与车内的驾驶员很快就查明了:这是属于天虹律师事务所一位名叫邓彬的律师的私人轿车,驾车的也正是邓彬本人。
轿车爆炸起火的原因随后也查明了:是安置在车内的一枚定时炸弹发生爆炸燃烧引起的大火。于是,案子立即被移交给公安局刑事侦查科。


这已是案发后第二天的下午了。在市公安局刑侦科的办公室内,以科长何钊为首的专案组正在研讨此案的案情。他们经过一天多的调查取证,掌握了以下几条线索:
1.全市从事过爆破以及与爆破相关工作的人员有一百多名,通过筛选,留下了有作案可能的六名嫌疑对象,但这六人都不认识死者邓彬,与邓彬未曾有过任何接触和联系。
2.邓彬从事案件辩护,曾将十七人送进监狱,但大多是只判了二三年的轻刑,只有二人判了五年以上的重刑,但此二人仍在监狱服刑,不可能作案。
.邓彬被害当天的工作与行踪安排是:上午在律师事务所与几名助手研究准备一件案子的辩护工作,由于案子的开庭在即,他们中午都没有回家,是在事务所吃的外卖;下午 点应华仁公司董事长周天佑的要求,去他家为这位病中的老人改立遗嘱;5点,去滨江饭店与一位客户会面,共进晚餐……
汇总了以上情况以后,何钊分析说:“看来,前两项的调查可以中止,下面应该集中力量对邓彬这一天的行止进行调查。”
何钊四十多岁,高大魁梧,机智勇敢。他从事刑侦工作多年,凭籍他超人的智慧,丰富的经验,侦破过许多大案要案,将隐藏的罪犯一个个挖出来,缉拿归案,是江州市有名的小神探。
“不错,邓彬在受害前只去过三个地方,也就是说他的轿车只在这三个地方停靠过,凶手也只有在这三个地方,才有可能往他的轿车里放置定时炸弹。”他的助手,一位二十五、六岁的女刑警赵忆兰立即表示赞同说。
“那还等什么?立即分头去律师事务所、华仁公司董事长的家里,以及滨江饭店的停车场调查,看看在邓彬停车的那一段时间内,有没有什么可疑的情况?”何钊说。
天虹律师事务所设在三江路的一幢办公大楼里,大楼有自己的地下停车场。据停车场的管理员说,从昨天上午上班直至下午邓彬来取车离开,停车场内停放的都是大楼常住单位的车子,没有进来过任何一辆外来车辆。凶手在这里往邓彬的车里放定时炸弹几乎不可能。
华仁公司董事长周天佑的住宅在市郊的一风景区,是一处独立的园林式别墅。据守门人介绍说,昨天,邓彬是直接把车子开进园里,停靠在大楼前的,在这期间并无外人进入过园子。看来,炸弹也不是在这里放进邓彬的车里的。
于是,目标便集中在滨江饭店一处了。滨江饭店虽然也有自己的停车场,但邓彬来这里时,正是一天之中最为热闹的晚餐时刻,停车场里车进车出非常繁忙,是凶手往邓彬的车里安放定时炸弹的最佳场所。他们要饭店的保安调来那一段时间停车场的录像,一点一点仔细地察看起来,发现从邓彬开车进入停车场到他取车开出停车场,这其间有二十八辆轿车先后开进了停车场。录像里清楚地显示了这些车辆与它们的驾驶员的图像。
“立即对这二十八个人进行排查!凶手一定就在这二十八个人之中。”何钊说。
排查结果直到次日下午才出来,二十八人中果真有两人曾经从事过爆破以及与爆破相关的工作。这两个人是:
王心亭,男, 2岁,曾经在采石场从事过五年爆破工作,后改行从事商业,在南河贸易市场开设一家小店铺。
白小强,男,28岁,曾经在某工兵部队服役三年,复员后先后从事过保安、运输与快递等工作,现为某快递公司的业务员。
“这两人认识邓彬吗?或者说他们与邓彬有过某种直接或是间接的接触吗?”何钊看着名单问。
“都不认识。也没发现他们与邓彬有过什么接触。”专案组的另一成员,一位与赵忆兰年纪相仿的年轻刑警曾志刚回答说,是他与赵忆兰一起去对这两人进行调查的。
“不过,”赵忆兰指点着名单补充说,“这个白小强最近在四处筹钱,准备购房结婚……”
“你是说他极有可能被人收买,充当杀手。”何钊说。
“是的,非常可能。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揣度,并没有什么证据。”赵忆兰说。
何钊点点头,毅然决定说:“立即对此人进行深入调查,查他的经济情况,人际关系,尤其是与他接触的人中是否有与邓彬有牵连,或者说与邓彬有过节的人?”
然而,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机却“嘟嘟嘟嘟”地响了起来。
“公安局刑侦科,我是何钊。”何钊拿起话筒说。
“我是西山派出所的 。喂!何科,山下公寓的一间住房里发生了爆炸,炸死了一个名叫白小强的住户。”
“什么?白小强被炸死了?……喂!哪一个白小强?是搞快递的那一个白小强吗?”
“对,就是神风快递公司的白小强。”
“好,我们马上就来。”
何钊叹一口气,放下话筒,对曾、赵二人说:“听见了吗?白小强死了!立即去现场……”


何钊驾着警车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赶到了现场。
爆炸发生在山下公寓二楼的一间单人住房里。爆炸引起的火灾虽已扑灭,但仍然弥漫着一股呛人的硝烟味。室内物件东倒西歪,一片狼藉,但死者却奇迹般地坐在椅子上没有倒下。由于灭火迅速,尸体烧灼的程度还不算严重。
一见他们来到,立即汇报说:“死者白小强曾经在某工兵部队待过,是个爆破能手。爆炸点就在他身前的桌子上,估计是他在摆弄炸弹时,不小心引爆了炸弹,自爆身亡。”
然而,法医汤平随后所作尸检提出的报告,却推翻了他的判断。尸检报告如下:
1, 尸体胸部多处受伤,有两处弹片深入体内,但伤口无出血痕迹;
2, 尸体口腔内非常清洁,未吸入丝毫烟尘;
, 尸体后脑有一深度为2厘米的伤口,有出血痕迹,疑为硬器所伤。
结论:死者系被一硬器重击后脑致死,死后才引爆炸弹燃烧焚尸的。
“这就对了。”何钊看着报告点头说,“一个爆破高手,怎么会让炸弹在自己的手里爆炸呢?”
“不错,这是一桩典型的谋杀案,是凶手在杀人灭口。”赵忆兰说。
“那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曾志刚问。
爆炸改变了室内原有的的状况,所有的印迹都毁坏掉了。
这是一幢私人经营的公寓,没有保安,也没有安装摄像头。租房的多是一些单身的打工族,又是上班时间,公寓内非常冷清,没有人看见有什么可疑的人员进出过公寓。
总之,现场没有为他们留下任何一条有用的线索。
何钊叹了一口气,说:“此案除了告诉我们与邓彬被杀一案有关外,没有提供任何一点新的有用线索。看来我们仍然只能从调查白小强的近况,周围的人际关系下手,查他的经济情况,人际关系,尤其是近日与他接触过的人中是否有与邓彬有牵连,或者说与邓彬有过节的人”
一连两起杀人案,凶手没有留下一点线索,看来,他们是遇到一个作案高手了。何钊在无奈之下,只好选择了这个既费时又费力的笨办法,希望能有所收获。
果然,接下来的这一调查进行得非常困难。
在神风快递公司接待他们的是该公司江州站的经理,一位名叫田有年的中年男人。田有年告诉他们说:“我与白小强虽然是同乡,但并不是同一个村子的人,对他的过去也并不十分了解。只知道他家里很穷,当兵三年,带回来的一点复员费都给家里还债了。这几年出外打工也没挣到多少钱。他是在半年前来找到我的,要求我为他在快递公司安排一个工作,说是搞快递工作灵活,又是计件工资,能多挣一些钱。当时公司正好缺人,我便留下了他。在公司这半年,他倒也干得十分不错,每个月的投递数量都是全公司最高的。”
“你知道他在江州有什么朋友没有,或者说有没有什么与他接触较多的人?”何钊问。
“那就不清楚了。你知道,做快递的每天都要接触许多人,但一交完信件就走了,决不会再有什么联系。至于朋友嘛,他是一个内向的人,性格比较孤僻,加上又来江州不久,绝对不可能有什么朋友。”
白小强的未婚妻叫江雪珍,也是他的同乡,在江州的一家制衣厂里打工。
江雪珍听到白小强的死讯后非常悲伤。一直过了许久,她才强忍着眼泪告诉他们说:“我们俩是去年经别人介绍认识的。我见他为人不错,便同意与他交往。今年两家都催着我们结婚,但他说要设法挣到首付,买下一套房子才能结婚。他不愿再做一个乡下打工仔,要做城里人。”
“那么,他说了准备怎么去挣到这笔首付吗?”何钊问。
“没有。只有前几天他曾经偶而提起过一次,说是他有可能挣到一大笔钱,要是挣到了这笔钱,就能有买房子的首付了。”
“他有没有说是一笔什么钱吗?”何钊又问。
“没有。我问过他是一笔什么钱,他只是笑了笑,说以后你就知道了。”
“他也没有说是跟什么人一起,或是什么人介绍的生意吗?”
“真的没有,当我再次追问他时,他就绝口不提了。”江雪珍回答说。


直到两个星期以后,案子的侦破才有了转机。
那一天上午,刚一上班,赵忆兰就笑嘻嘻地拿来一叠材料,把它放在何钊的面前,说:“昨天东亭区法院审理了一桩继承遗产纠纷案,这是庭审的记录。你看一看,肯定会对你大有启发。”
何钊接过记录翻了翻,说:“还是你说一说吧,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案子,怎么就会对我大有启发?”
“还记得出事的那一天,邓彬律师被都做了一些什么吗?”
“他先是去华仁公司董事长周天佑家里,为那位老爷子另立一份新遗嘱,然后去滨江饭店会见……等等!你是说法院审理的是周天佑老爷子的遗产争纷案?”
“不错,就是这个案子。老爷子终于在前几天死了,死后在他的枕头底下发现了那份新遗嘱。新遗嘱指定由他的大儿子周建新继承华仁公司的全部股份,继任公司董事长,全权管理公司的一切事务。而对于二儿子周建民,则只指定在公司每年的盈利里提取50万元年金给他,作为他的生活费用。”
“怎么会这样?这个遗嘱也太不公平了吧。”何钊说。
“岂止不公平。”赵忆兰继续说道,“周家这两兄弟本来就不是一母所生,性情爱好又截然不同,老大酷爱音乐,是一家乐队的第一小提琴手,整天沉迷于音乐之中,对公司的事情不闻不问,丝毫不感兴趣;老二却是一位经商的高手,在公司里担任总经理的职务,事实上这几年公司就是由他在具体管理。对于这样一份遗嘱,老二当然无法接受。他先是怀疑遗嘱的真实性,继而怀疑是老大将一份假遗嘱掉换了原来的真遗嘱。”
“那么,老大又是怎么说的呢?”
“老大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掉换了遗嘱。说是父亲什么时候改立了这么一份新遗嘱,他都不知道,又怎么会制造一份假遗嘱去掉换它呢?于是,老二便把老大告上了法庭。”
“按理说,遗嘱一般都是保管在律师那里,就是交给本人,律师也会在事务所建档,保留副本。是真是假,去律师事务所把副本取来一对照不就明白了。”何钊说。
“你忘了,邓彬那天帮周天佑改立遗嘱后并没有返回事务所,而是去会见了另一名委托人。他是会见了那名委托人之后,在返回事务所的路上遇害的。因此,事务所里只有一份周天佑两年以前立的老遗嘱,而没有这份新遗嘱。”赵忆兰回答说。
“那么法官又是怎么审理的呢?”
“由于立遗嘱人与代立遗嘱的律师都已死去,能证明这份遗嘱真假的就只有为遗嘱作证的两名证人了。于是法官便传唤这两名证人上庭作证。这两名证人分别是周家的司机曾英和小保姆张兰萍。曾英与张兰萍的供词倒完全一致,说是董事长在半个月以前确实重新改立了一份新遗嘱,并且要邓律师叫他们两人去为新遗嘱作证明人。但要他们具体辨认那份遗嘱是否就是他们签过字的真遗嘱时,两人却都有一点犹豫起来,原来为了保密,邓律师并没有给他们看遗嘱的内容,只是要他们在遗嘱下方的证人栏里签了一个名。曾英拿着遗嘱看了许久,这才点头说:‘不错,这是我的签名。’但张兰萍却说:‘这不是我的签名。它虽然看上去很像我的签名,但笔画太重太粗;我签名从来不这么用力。”
“法官接着又传唤两名笔迹鉴定专家出庭,对遗嘱的签名进行鉴定,(为保持审判的公正,法官允许控辩双方各聘请了一位笔迹鉴定专家。)两名专家的鉴定结果竟也完全一致:遗嘱上立遗嘱人与律师的签名是真的,为本人的亲笔签名;而两名证人的签名却都是假的,是将一张签了名的纸覆盖在遗嘱上,用硬笔刻印上字痕,然后再按照遗嘱上的字痕填写出来的。于是法官宣判这是一份假遗嘱,予以废除。法官接着又宣判说,为了尽量公正,法庭决定延缓一个月的时间,让控辩双方去寻找那一份真遗嘱,如果在一个月之内仍然寻找不到那一份真遗嘱,就按照立遗嘱人两年前立的那份老遗嘱分配遗产。”

共 127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疑窦丛生,扑朔迷离,跌宕起伏,发人深省。作品围绕一件遗产继承纠纷的案子,讲述了一段“人为财亡”的故事,深刻揭露人性的丑恶与扭曲,给人以警醒与启示。象征公正的律师,家财万贯的富商等,作者用刀刻般的笔法,一步步解剖这些人物形象的丑恶,将人本身的丑陋、伪善等批判得淋漓尽致,令人欣赏。全文文笔细腻,叙述流畅自然,分析案件有理有据,结尾处更是神来一笔,把人性的丑恶彻底暴露,引人思考。感谢赐稿,顺祝安康。【编辑:梦里无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090909】
1 楼 文友: 2015-09-08 10:09:24 问好陈老师,感谢赐稿。一篇不错的悬疑加批判人性的作品,欣赏。宝宝不拉大便怎么办
小孩眼睛红有眼屎
小孩子吃饭不消化怎么办
孩子总流鼻血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