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神道丹尊 第4280章 搬弄是非

2019-10-12 22:52: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道丹尊 第4280章 搬弄是非

元府。

元欣荣是血鸦尊者座下七大将之下,可说是大人物了,而他本身就是教主级,实力强大。

刘耀正在门口,向一名守卫道:“今天兵少可有空?”

“今天兵少的心情好像好了些。”那守卫点点头,将刘耀递过来的道石收下。

“那麻烦你帮我通传一下。”刘耀显得十分客气。

“好咧。”

那守卫进去,不一会,他就回来了,道:“兵少有请。”

刘耀连忙进门,在那名守卫的引领之下,他来到了一间书房。

一名年轻人正在伏案而绘,在他的笔下,一幅海上升日的画作已经差不多要完成了。

刘耀没有作声,只是挥手让那守卫离去,便在一边静静等待。

如果凌寒在场的话,一眼便能认出,这个正在画画的年轻人正是今天找他炼四阳丹的元兵。

只是一会功夫,元兵收笔。

画作已成。

“妙!妙!妙!”刘耀立刻鼓起了掌来,“兵少,您这绘画的水平又有提升了,看看这意境,啧啧啧,真是让人惊叹。”

元兵只是含蓄一笑,但脸上却有掩不住的得意,显然刘耀这记马屁拍得他很爽。

“兵少,令慈大人的病况如何?”刘耀问道。

他自然知道,元兵的生母一向体质弱,这放在外界的话不是什么大问题,自然有药物可以治疗、补身,可这是暗云地狱,只有杀戮,唯一的特产也只是源道石,哪来的补药?

元兵沉吟一下,道:“若是一切顺利,三天之后,家母就不用再受此困扰了。”

“恭喜兵少、贺喜兵少,这是天大之喜啊!”刘耀连忙道,这元兵是个孝子,所以与对方结交的话,自然也要投其所好,“兵少一片孝母之心感动天地,终于出了奇迹。”

元兵哈哈大笑,摆手道:“非我之功,而是家母一直仁慈为怀,平时连只蚂蚁也不舍得踩死,是她感到了天地,送来了救兵。”

刘耀连忙附合,你是老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喽。

这拍马半天之后,元兵便笑盈盈地道:“找我何事?”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兵少吗?”刘耀笑道,但立刻话题一转,“兵少,这件事我原本真不想劳动您的,可谁让我只有你这么一个老大,你不给我出头的话,那我真无处喊冤啊。”

元兵现在心情正好,点点头道:“说,遇到什么麻烦了?”

“兵少,我有一个手下,前几天在战黑暗沙场的时候,被人打死了。”刘耀道,“原本嘛,打擂台有生有死很正常,可那个新人却是无比嚣张,赢了就赢了,居然还跑到我面前挑衅,说我废物,所以手下也是废物,甚至”

“甚至什么?”元兵问道。

“甚至,他还说,我是个废物,我老大也肯定是个废物!”刘耀完全扭曲了事实,向元兵告起了黑状来。

果然,元兵立刻就哼了一声,道:“哦,他真这么胆大包天?”

“兵少,他就是个新人,在外面应该小有名气,所以跑到这来也不知道收敛,您也不必与他一般见识。”刘耀反倒劝了起来。

元兵不由冷笑两声:“什么一般见识!哼,那人在哪,我倒要见见!”

刘耀忍不住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他已经将元兵搬了出来,那凌寒自然只有死路一条。

敢打我?干!

……

凌寒回去之后就把四阳丹给炼了出来,于丹道帝王来说,这自然是小意思了。

第二天,他收到黑暗沙场的通知,又有比赛打了。

出动。

他只是走个过场,自然又收获了一胜,只是他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却又看到了谷雪峰。

“我家少爷请你一会。”谷雪峰说道。

凌寒笑了笑:“那个白痴还没有接受教训吗?”

谷雪峰摇摇头:“这回,耀少搬来了帮手。”

“是吗?”凌寒一笑,“好,就去看看他请来了什么人。”

这一回,他要将刘耀彻底打服,免得再在他面前狗吠。

谷雪峰在前面引路,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间包厢。

咦,升级了?

之前刘耀也不过是坐在了贵宾席上,但还没有达到拥有包厢的层次。

谷雪峰先敲了敲门,等到里面传来“进”的声音后,他这才推开了门。

凌寒大步走了进去,目光一扫,脸上不由露出古怪之色。

这个世界……也太小了吧。

刘耀搬来的救兵居然是元兵!

呵呵,他的脸上浮起了笑容,这下要有好戏上演了。

元兵也是一怔,没想到他今天要来“镇压”的人居然是凌寒,这个也许是唯一能救母亲的人。

开玩笑了,对于他这个大孝子来说,宁可自己被削一顿,也要将救母亲大人放在前面。

一时之间,他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刘耀又哪里知道那么多,只以为元兵这脸色是针对凌寒的,毕竟在他搬弄的是非之中,凌寒可是骂过元兵废物的。

他立刻开口,恶人先告状:“凌寒,你竟敢辱骂兵少为废物,现在兵少来了,你是不是又要否认了?”

这很毒。

凌寒如果摇头,那等于是承认了刘耀的指控,之前他确实辱骂过元兵,可他要是点头的话……呃,那就更加承认得不能再承认了。

“怎么,当着兵少的面,你怎么怂了?”刘耀继续加油添醋,“你之前的胆子不是很肥吗?”

凌寒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表演,有若一个小丑似的。

“说话啊,怎么不说话了?”刘耀冷笑道,他调动不了化灵境的高手,但元兵可以,所以,凌寒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你想我说什么?”凌寒淡淡道。

“跪下!”刘耀森然说道。

凌寒不由一笑,向着元兵道:“我真要跪下吗?”

咦,这是什么情况?

刘耀突然有种事情要失控的感觉,怎么感觉凌寒和元兵好像认识呢

但怎么可能呢?

凌寒只是初入此间的新人,而元兵则是教主级大能的公子,两人之间的差距可以说是天与地一般,所以,这二人应该是完全不可能出现交集的。

元兵看向刘耀,淡淡道:“跪下!”

啥?

商丘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株洲治疗睾丸炎医院
晋城治疗妇科方法
商丘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株洲治疗龟头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