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至尊透视眼 1051第630章 闯入者

2020-01-17 00:43: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透视眼 1051第630章 闯入者

做为一名毒师,苏哲不知道程君韵懂不懂动手术,但有一点很肯定,一定懂得煎药。

仓库不算大,在程君韵将材料倒进去后,很快整个屋子就弥漫着药味。

不知道的人一定以为是在煎药,可苏哲看到那些材料,他可不敢这样想。虽然有人用蜈蚣蝎子当过药引,起码病人在服用时大部分是粉末,亲眼见到又是蜈蚣、蝎子、蛤蟆一大堆蛇虫鼠蚁混在一起,等下还要喝进肚子,想一想就有点反胃。

只是没有办法,不喝的话,以后连汤都没机会喝了。

药香越来越浓,呆在屋子里面,没有通风处,苏哲根本忍受不住这么焗气。

“我先出去,等煎好了我再来喝。”

程君韵没被薰到,像这种程度对她来说根本是免疫。看到苏哲出去,程君韵眼睛往摄像头那边瞄一眼,身体移过去挡住视线。

“呸。”

程君韵往锅里吐一口唾沫。

“让你羞辱我,今天暂时让你吃我口水,日后我就让你跪在地上求我。”

一口唾沫觉得不够有味道,程君韵又连续吐几口进去。

如果不是最后的毒药都让苏哲给摸走,她一定会倒一半进去直接把他毒死。不过现在放弃这个念头,胸口越来越疼,都不知道苏哲在她身上点了哪几个穴位。

有了刚才的教训,这次她不敢贸然自己乱点,要是再点多几次,触发了哪个神经,说不定真的会引发胸脯腐烂。

身体哪个部分烂都行,胸脯和脸蛋绝对不能有毁容的迹象。

程君韵咬着牙咯咯直响,恨不得从地上抓几把沙丢进锅里。

苏哲看着监控,程君韵的正面没看到,身体有在动,看似是在用勺子搅着药,谁知道她又准备弄什么花样。

没有想太多,反正她真肯再下毒,一定是她先死。

程君韵这解药一煎就是一个半小时,苏哲看了看手臂的黑线,根本没有停下来的念头,一直蔓延上去。

一个半小时前手臂没有任何状况,此刻变得有点麻,连抬起来都有点吃力。

苏哲看到视屏里面的程君韵没再搅药,而是坐在一边抹着汗休息,估计是解药快弄好了。

再次回到屋子,苏哲问道:“行了没?”

程君韵没好气道:“你以为是煮汤呀,滚了就行。刚才都说了这解药不是那么好配制,临时临急没有指定的器皿,耗时会比较多。”

程君韵想了下接着说,“按照这个程度,至少还要半小时。”

苏哲眉头微微皱下,没有说话。

手臂开始麻木,半小时不知道能不能撑得过去。可没办法,没有解药,唯有硬撑。

程君韵在地上坐了一会,感到胸口呼吸变得困难,没敢坐太久。

制作这个解药,材料份量是对的,可是要持续好几次才行。如果是第一次滚就拿来喝,那些带着毒的动物毒性没去除,喝下去以毒攻毒的效果达不到,只会加快毒发速度。

要是煮得太久,药效又没有。

早知暗杀任务会失败,她就带上解药,这样就省事了。

半小时后,苏哲手连抬起来的力气都没。程君韵的毒果然不是吹出来的,从中毒到现在他一直用霸气压制。虽然程君韵说过会加快毒发的速度,这个是对一些实力较弱的人说的。

苏哲都步入王者之威的境界,勉强能够控制毒性蔓延。

只是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尽力了。

“解药行了没?”

程君韵不耐烦道:“催什么催,要是可以的话我才懒得这样搅来搅去。”

苏哲表情缓缓敛上来,沉声道:“你最好别耍花样,我毒发的时间开始了,我猜测你胸口同样不好受。要不要脱掉衣服瞄两眼,你引以为傲的那两个东西边缘是不是开始掉皮了。”

程君韵不相信苏哲的话,但还是转过身掀起衣服偷瞄一眼。不看还好,这一看顿时把她给吓坏了。胸脯边缘上一片通红,不单脱皮,甚至有一些皮皱紧着,就像七老八十的人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苏哲没搭理,走到门口那张椅子坐下。

“快点给我煎好解药,不然我就坐在这里看着你的身体慢慢腐烂,最后引来一堆老鼠一点点将你身上的药啃掉。而那时候你还没有断气,又不能将老鼠苍蝇这些赶走。闻着满身的臭味,看着一身腐烂的肉,生不如死。”

“啊啊啊。”

程君韵捂住耳朵跳起来,“别说了,我立刻煎药行了不!”

程君韵就没见过这种人,死到临头还这么凶。可胸口处确实开始脱皮,她也不想真像苏哲说的那样死掉。

连想都不敢想象那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形。

弄了半小时,在解药快要煎好的时候突然冲进来三个蒙面人。程君韵吓了一跳,连忙跳到一边。

“别动!”

为首一个口罩是骷髅形状的人持着一把冲锋枪对着苏哲。

突如其来的状况就连苏哲都料想不到,上面还有监控,这边人直接就闯进来,不会是真的不怕死吧。

只有一个可能性,监视室那边的人给制服了。

韩博和周志研都不在,监控室那边只剩下两个人。这不是作战的临时指挥部,而是苏哲为了监视程君韵才清出来的临时监控室,没有多少人在。

苏哲想举起手,可是手麻到连举都举不起来。

屋漏偏逢夜雨,这可如何是好。

苏哲站着不动,一旁的程君韵眼睛转了一圈说道,“你们快将他杀死,我和你们是同行。杀了他后,拎着他的脑袋去领钱,只要放我走就行。”

“闭嘴!”

程君韵真的闭嘴。

她不知道眼前这三个人是不是同行,然而同行相忌,等下他们杀了苏哲,会不会顺手把自己也灭口了。

手指放在腰间,程君韵做好随时放毒的准备。

为首的蒙面人枪口对着程君韵晃了下说道,“你抱着头走到角落蹲着。”

程君韵心里叫苦不迭,苏哲这大魔头的苦手都没来得及逃,又来几个不知哪里的何方神圣。程君韵暗暗发誓,这次要是能够平安逃跑,回去后一定苦练战斗力。

单靠下毒虽能够出奇制胜,若是再碰上这种事情,下毒再厉害都如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不敢有任何异议,程君韵跑着头一蹦一跳的走到角落里蹲下去。

另外两个人冲锋枪顶住苏哲的胸口示意他后退。

要不是毒性发作,双手麻木,苏哲肯定不会让枪对着他的身体。可是此刻不单双手麻木就连双腿都变得不够灵活。

望着锅里还在翻滚的药,苏哲暗叹一声。要是再迟半个小时这三个人进来,就顺便让程君韵煮了。哪怕是早半小时,这三个人都没机会对他指手画脚。

苏哲退了几步后,一人走过去将锅掀倒,锅里的药全倒在地上。

“解药——”

程君韵叫了一声想要站起来,看到枪口横过来立刻就蹲回去。

“妈呀,老娘煮了将近两小时,虽然是让死变态喝的,可那也是两小时的心血。就这样倒掉,白费心机了。”

程君韵心里欲哭无泪,伸长脖子往锅里瞄一眼,别说水,就是连渣都全倒在地上了。

自从实力步入王者之威的境界后,苏哲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让人用枪指着才什么都做不了。

不过他心里很疑惑,这几个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第一时间是倒掉他的解药,看起来不是偶尔跑出来的。

脑袋快速的转了一圈,一个不好的念头出现在他脑里。他不敢肯定,宁愿相信这是巧合,都不愿是心里想的那样。

转过头跟程君韵打个眼色。

苏哲绝对不相信在刚才熬解药的时候她不会趁机利用几味药材制造出毒药。对她这种下毒高手来说,制造毒药比解药显得更加轻而易举。

程君韵明白苏哲的意思,可是想到这死变态之前那相羞辱她,就恨不得眼前这三个家伙立刻开枪把他杀死。

想是恨不得这样想,然而随着呼吸胸口时不时传来的疼痛不断在提醒她,要是苏哲死了,她或许同样活不长久。

“死变态日后会遭雷劈的。”

程君韵在心里狠狠的诅咒一番,接着跟苏哲打个眼色。苏哲会意过来,程君韵的毒药放在腰间。都不知道这三个人突然闯进来是好事还是坏事,不然等会喝了解药,又让那毒女再次下毒,到时再把她铐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程君韵放毒很容易,只要苏哲将那帮人的注意力弄开一会就行。

苏哲双手是麻木,还没达到完全动腾不了的地步。而他的双腿,还是能够利用的。

眼睛瞄了一下,看到地上那个装药材的包,苏哲用脚踮上来一脚踢过去。

站在他面前那样很轻易的躲过,阴着脸走到来,枪托用力的对着苏哲的肩膀砸下去。

“别耍花样,不然我现在立刻一枪将你暴头。”

苏哲不是铁打的,一记枪托用力的砸下来,肩膀疼得就像断掉似的。

蒙面人怕苏哲再耍花样,对着他的膝盖用力扫过去想让他跪下去,苏哲宁死不屈,站直不动。

南通医学院附属海安医院怎么样
辉县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湖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云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温州癫痫病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