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信托黑马折戟76亿萝卜章中江信托或为失职买单

2019-08-15 16:50: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金融市场风云再起,萝卜章魅影浮现。

近年来萝卜章事件频发,被人深恶痛绝的萝卜章事件并未消停多久,花式诈骗戏法再次上演,只不过这次上钩的是条大鱼。素有界黑马之称的中江信托卷入7.6亿萝卜章案件。

大连机床7.6亿应收债权竟系萝卜章

大连机床于2016年8月向中江信托寻求合作融资,大连机床亮出两张好牌:不仅有大连高金科技为管理层控股投资公司提供担保,大连机床还提供了其“合法拥有”的对惠州(,)电子有限公司的近7.6亿元应收债权。

中江信托在经过尽调和风控核查后,发行了名为“中江国际·金鹤189号大连机床产业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金鹤189号”)的信托产品,后大连机床违约并破产重整,中江信托在追讨大连机床债务过程中才发现大连机床拥有的惠州迪电子7.6亿应收账款系虚构,所盖公章系萝卜章。

据悉,金鹤189号合计募资6亿元,共分为一期和二期,每期均为3亿元,付息方式为半年付息,资金用途是补充公司流动性资金,提升大连机床的可持续经营能力及公司资产流动性,还款来源为大连机床集团的经营业务收入和大连高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经营业务收入。

(图片来源于百度贴吧、新浪博客)

中江信托高管表示,最初公司并不知情,在大连机床不按期兑付本息后,中江信托以债务纠纷为由起诉了大连机床,但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收到惠州比亚迪电子关于7.59亿元应收账的书面回复,才发现公司被骗了,其公章和授权代理人签字均为伪造。中江信托意识到此案件涉及金融诈骗,遂向公安机关报案。

因而,除了普通债务危机,大连机床已涉嫌经济犯罪。

套路极深设局缜密,大连机床也是戏精本人了

企业之间的正规业务往来,怎么可能没发现这样天大的漏洞呢?

对此,中江信托高管表示,公司的风控和尽职调查不存在问题,而是对方“套路太深”,所设骗局“防不胜防”。

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还原了尽调过程,中江信托负责尽调的工作人员曾去过惠州比亚迪现场,并做了实地调研。当时大连机床派了多人冒充比亚迪方从厂区走出,并接待了中江信托尽调工作人员。对于应收账款细节,也是由大连机床相关人员带着中江信托相关人员到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对《债权转让通知书》回执盖章,由所谓的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相关人员进行了签字和加盖公章。

“大连机床作为这样一家大型企业做事毫无底线,我们防不胜防。”

而事实上,大连机床确实与比亚迪方存在债务往来,只不过,惠州比亚迪电子对大连机床营销有限公司的到期应付未付货款只有一百多万,其余往来应付货款均已结清。

一百多万变7.59亿,大连机床缜密布局,撒下弥天大谎,套路之深、手段之极,丝毫没有大型企业应有的底线和作风。

更蹊跷的是,在骗局败露后,大连机床某副总及财务总监被江西警方控制,然而,最重要当事人大连机床董事长陈永开却“不知所踪”。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还有大连机床前员工向债市观察记者透露,大连机床董事长陈永开偏好铁腕治理,曾经一年只发3次工资、被工人戏称为"三资企业",并且贴吧中有前员工讨伐老东家“卸磨杀驴”,无情开除年龄大的工人,工人挣不到钱还要往公司拿钱。市场还有消息称,当年在大连机床重组之际,陈永开联合三个独董赶走原董事长并破坏重组,就此上位把持董事会。

(图片来源于贴吧)

2017年8月,(,)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给予大连机床及企业责任人陈永开公开谴责处分,并暂停了大连机床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

另外,小债查了一下大连机床募集资金的具体用途,时间上吻合的是,2016年7月23日,大连机床集团与第一大燃气仪表制造商——甘斯德瓦斯股份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资协议,双方确定在俄合资建立数控机床制造公司。大连集团董事长陈永开此前还定调了公司的发展路径,即走出去战略。此时,大连机床集团也已裂变成四个产业和40多个公司组成的产业集群大型产业化集团,在国内,为抢夺东莞日企垄断市场,大连机床还与政府和企业合作成立具备完整创业链条的众创空间。大连机床正处于扩张发展的迅猛关头。

因此,大连机床募集资金的实际用处,可能用在了公司持续扩张上面。而此时外表光鲜亮丽的大连机床早已是千疮百孔的负债状态,在现金流和资金链问题上岌岌可危。出此诡诈下策也有瞒天过海的意味,想要神不知鬼不觉融资到手,待盈利后还债付息。然而,步子迈大了,资金链隐患环环相扣,最终致使债务危机全面爆发。

中江信托尽调是否存在失职?

上述中江信托负责人表示公司的风控和尽职调查不存在问题,但是否存在尽调失职,我们先来仔细分析一下。

资料显示,金鹤189号产品的风控措施包括,大连高金科技为管理层控股投资公司提供担保;大连高金科技实际控制人及其配偶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合约7.59亿元应收账款质押及其他财产的抵质押担保等。

(图片来源于多盈理财网)

在中江信托眼里,“金鹤189号”信托产品担保主体大连高金科技属大连机床管理层控制的投资公司,旗下分别拥有数控股份、资源集团、中拥集团等子公司。还是上市公司(,)(*ST东数)号称“.0第一股”的第一大股东。不仅如此,最重要的还有合约7.59亿应收账款质押,大大增强了中江信托的信心。这款募集6亿元的信托资金看起来还是非常靠谱的。

这一结论明显是站不住脚的。

其一,早在信托资金募集之前的2014年,大连高金已是债台高筑。

大连高金2014年资产虽有35.20亿元,但负债34.85亿元,净资产仅有3435.51万元,由于其为控股型管理公司,其营业收入没有列出,仅列出净利润2297.30万元。对于一家负债累累的担保公司,中江信托不可能没有察觉。

其二,在募集优势中,明确提到大连机床为全国机床工具行业的排头兵企业。且介绍显示,截至2015年12月大连机床公司总资产共计236.2亿元。并特意提及大连机床2010年和2011年营业收入(2010年营业收入163亿,2011年营业收入突破200亿元。)。这里要注意了,大连机床用自身光环给自己戴高帽子以吸引投资者,2016年发行信托产品融资,却特意提及过去5年前的营业收入。中江信托人员尽调时是否有留意,或者,往大了说,中江信托在尽调过程中是否仔细研究过大连机床的财报。

其三,核实尽调过程中中江信托为何没有发现半点破绽。

在假的比亚迪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在一个陌生的公司进行业务工作竟无人询问阻拦?并且,在比亚迪公司债权转让过程中是怎样自由出入财务室的,何以竟没发现半点端倪?拿到债权确认函后是否有去查证真伪?

其四,做应收账款质押/转让融资的机构一般需要在中登网做登记公示,中江信托尽调人员是否查证过登记信息。

综上,中江信托确系被大连机床骗了,但本身风控和尽调上的责任亦不可推脱。众所周知的是,目前的市场环境中,打破刚兑对于信托公司的声誉依然影响巨大,或会导致后续产品发行的困难,届时中江信托或真正为风控问题买单。

中江信托刚兑可能性不大

另据投资者消息,中江信托金鹤189号产品第一期已于2017年兑付完毕,债市观察记者随即致电中江信托客服求证,在几经辗转后,中江信托相关人士表示没有公司示意不便接受采访。目前所存疑虑一时无从考证,对于后续进展,小债将持续关注。

关于金鹤189号信托项目的兑付问题,中江信托表示已经向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申请了贷款,但公司不会选择兜底,只能选择延期兑付,尽力维护投资者利益。

中江信托旗下产品已不是第一次出现违约等问题,小债此前报道过,2018年1月份中江信托旗下金马276号浙江同城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二次逾期。

素有信托界黑马的中江信托,业绩也在今年遭遇滑铁卢。日前,银行间市场披露的中江信托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中江信托实现营业收入9.52亿元,净利润1.68亿元,而2016年该公司这两项数据则为36.16亿元、19.25亿元,分别同比下降73.7%、91.3%。与之相对应的是该公司排名的下滑,中江信托2017年两项数据分别排名第43、58位,而2016年该公司在60家信托公司中排名第13位。

尽管中江信托解释称,业绩下滑原因为预提了一笔4.5亿元的应付款,但营收和净利与同期相比都有大幅下滑,业绩折戟是不争事实。

另外,中江信托也已多次被监管层处罚。2017年,中江信托两次遭江西银监局处罚,共被罚款70万元。2017年12月15日,中江信托又因短线交易国盛金控违规,被深交所通报批评并被广东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近年来,信托违约事件时有发生,业内人士分析称,主要是由于之前部分信托公司业务扩张较快,风控措施没跟上。

资管新规打破刚兑之后,投资者购买固收产品的关注点应从收益率高低向风险大小转变。从本次事件中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不要盲目迷信融资企业与担保方的增信措施,融资企业的现金回笼能力才是还款能力的主要保障。更不要迷信机构会刚兑,还需关注产品本身的交易对手、交易结构和风险控制能力。

从长远来看,防范金融诈骗刻不容缓。此次就连中江信托这样大平台都未能幸免,本次事件中,相比可能存在尽调失职的中江信托,违约企业大连机床萝卜章金融诈骗事件更应得到更多关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债市观察。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河南那里治疗牛皮癣最好
北京韩式双眼皮整形医院哪里好
什么是睾丸扭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