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图腾大陆第248章烫手的山芋

2020-01-20 07:12: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图腾大陆 第248章 烫手的山芋

天色越来越暗,胡高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胡高本以为在故意泄露自己的行踪、并让那些人离开之后,第六节点的指挥官为了抢功,一定会第一时间带上几名强者追击而来。只要第六节点的力量一分散,要击败他们,就不再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胡高万万没想到,第六节点的指挥官居然忍住了!

他们一直等到太阳落山,都没有发现任何从第六节点营地追出来的人!很显然,这位第六节点的指挥官非常的小心谨慎且不贪功。

不用想也知道,这位指挥官正在派人联络第五和第七节点寻求援军。若是三个节点同时行动的话,确实保证有足够的力量进行追击并且保证自身营地的安全和战线的稳固性。

但是这样做,原本的一份功劳就会被分成三份!即使第七节点作为情报的提供者会被记头功,一份和三份之间的功劳差也是很大的!

谨慎、不贪功……这真的是郎家人应该具有的性格吗?!

一想到这儿,胡高就想跳脚骂娘,但他偏偏又不能真的冲到第六节点的营地去大骂那位指挥官一通,只能在观察中继续着急。

“胡高兄弟……第六节点的人好像在等待其它节点的援军……这样下去,岂不是等于我们的算盘落空了?我们主动暴露自己的位置好像并没有换取什么优势……”慕锦在一旁小小声地表示自己的担忧。

胡高脸一黑:“这个还用你来提醒我吗?”

“那我们……”

“一个人是打,一百个人也是打。”胡高这是不讲理了,“我百日后还和郎绝有场战约,我可不希望自己是以一副战败者的形象去赴战约。”

“哇哦!老大你很霸气啊!按照惯例而言,这个时候你不应该是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然后在考虑别的什么问题吗?”一个意外的声音忽然在胡高灵魂中直接响起。

“放屁!什么时候有的这个惯例?我怎么不知道?”胡高想也没想就在心里骂了回去,骂完之后才回过神来,露出狂喜的神色,“小五?你什么时候醒的?”

“就刚刚啊!”小五的声音和他沉睡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一醒来就听到老大你要和敌人鱼死破的‘勇敢宣言’,老大,我发现我真是越来越崇拜你了。”

胡高可没从小五这句话里听出任何崇拜的感觉,脸色难看得跟个黑炭似的:“你再多挖苦我一句,罚三个月禁闭!说到禁闭,我想起来了,上次罚你禁闭还没罚完呢!我们是不是该继续执行?”

“别啊!老大,我错了!你看看我,我这么萌,你好意思惩罚我吗?”

胡高的眼前忽然浮现出一道睁大了星星眼的五爪金龙虚影。

这道虚影是小五直接通过精神力传到胡高脑海中的,除了胡高自己外,别人是看不见的。只不过,胡高实在无法在一个刚刚挤兑过他的五爪金龙身上找到一点萌的影子,就算是星星眼也没用!

“小五,你下一句话要是继续没有营养的话,那你就真的可以等着三个月的禁闭了。”胡高对小五已经有足够的了解,知道什么样的话最能对小五奇效。

“别!老大,我错了!我真错了!老大你想听有营养的?西红柿配蓝莓怎么样?额,不!我的意思是说,就算敌人找来帮手,只要我出手,干掉他们再将他们的营寨一起端掉,就好像吃了西红柿再吃点蓝莓一般,简单,轻松,畅快,最后是……有营养。”小五充分地表现着它的机智。

胡高自动屏蔽了小五话里那些有的没的,节选了有用的信息接收:“你现在能发挥什么样的实力?”

“还沉睡前一样咯,三阶后期的水准。”说到这个问题,小五的情绪变得有些黯然,“这次我伤得很重,恢复期间好像又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压制,恢复得很缓慢,根本没有余力进一步成长。我已经算恢复得很快了,你看看那条小蛇,到现在还睡着呢,我估计它要醒的话,还得再等上个几天。不过它和我的情况有些不同,我是重伤,它是脱力。老大你到底让它干了什么,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脱力也能昏睡这么久。”

“三阶后期……”胡高低头沉思。

妖兽中的三阶后期大概与人类的高阶爆元境水准基本持平。但这个“基本持平”中是有变数的,妖兽的优势在于强大的身体,而人类的优势则在于各种强大而且变化多端的元诀。

郎家的爆元境高手们掌握的元诀数量绝不会太少,而且威力必然不凡。这一点,从“暗影之舞”的强大上就能看出一二。

小五的回归固然大大增加了己方的胜面,但绝对谈不上万无一失。

胡高的心中始终有着一个担忧,一个他并未向其他人说起过的担忧——

以胡高对郎绝的了解,朗绝绝不会让百日后的约战在完全公平的条件下进行。能在这段时间内找机会重创胡高,才是最符合郎绝利益、也最符合郎绝性格的做法!要说郎绝完全没有对自己的事情做下安排,打死胡高他也不会相信。

那郎绝的安排会是什么?一场围杀?一箭暗袭?还是一位高手?

“老大,你知道我受伤这段时间是什么在压制我的恢复吗?可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感觉这种压制让我成长的速度都受到了影响,幸好这种压制最近消息了,影响还不算严重。”小五的声音再次响起。

“哦!那个不会再发生了,其实……”胡高正想取出“核心之钥”给小五看看,忽然想起自己一直是和小五进行着精神上的交流,旁边还坐着慕锦等人看着他,便站起身来,在慕锦众人疑惑的目光中走出百来丈,背靠着一棵大树坐下。

小五的存在,现在还不宜让慕锦等人知晓。虽然他们都是自己可靠的同伴,但是一个刚刚到达爆元境的人拥有两个图腾这种事情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不但解释起来麻烦,而且一旦泄露出去的话,将会招来无尽的麻烦。

排行前十的变异图腾加上一个更强的第二图腾,这种事传了出去,拉仇恨的能力与任何人相比都只高不低,胡高希望自己能成为自带魅力光环的男人,而不是成为自带嘲讽光环的男人。

到时候,想置他于死地的人,手拉手足足可以绕图腾大陆两圈。

“老大,我现在可以出来透透气吗?这棵树的大小足够挡住我不被他们看见了。”小五小心翼翼地申请着“放风”时间。

“不行。”胡高可没忘记慕锦和花荣身为弓修的那种在加持元力后可以无视障碍的变态目力。

“好吧……老大,你刚刚说‘那个不会发生了’,是什么意思?”

“其实这段时间一直压着你们、阻碍你们恢复的,其实是这个东西。”胡高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已被自己降服、强制认主的“核心之钥”,在手里抛了抛。

关于这“核心之钥”,胡高一直都感觉有些奇怪。

除却自己到底是如何在最后关头逆转、一举收服“核心之钥”这个百思不得其解的大疑问外,还有另外一个同样令人困惑的事情。

照常理而言,像“核心之钥”这种宝贝一旦认主,要么就会和主人融为一体,要么就应该想胡高胸前的神秘玉佩一样需要贴身佩戴,但“核心之钥”却完全没有表现出这种特性。

它只是隐隐地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呼吸,与胡高的气息节奏完全一致,即使是隔着空间戒指的阻碍,这种呼应之态也从未中止。

而且……

“就是它!就是它压制了我和那条小蛇的恢复!”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小五一看到“核心之钥”就惊叫出声,将胡高的思绪拉回现实。

“声音小点!我耳朵都快聋了!”胡高不满地抗议道,虽然他接收小五的声音完全不需要用到耳朵……

“老大,你快将它丢掉!这东西留着没好处的。”小五视“核心之钥”如万毒之源,恨不得离得越远越好。

“这可不行。首先它已经认我为主了,其次,它可是关联着一个重大的秘密。当然,我也知道这玩意儿留在身边太久没什么好处,这家伙就像个天然的造锁狂魔一般,不断地在我的身体里挂上各种各样的锁,我还没来得及研究该怎么利用它的力量,却先被它锁住了有一部分力量,而且,它还不提供钥匙。”说到这儿,胡高也有些无奈。

这“核心之钥”目前表现出的特性完全不像是一把钥匙,反倒像是一把锁。若不是这东西关联到希望之海深处的那个大秘密,胡高早就将这玩意儿找个深谷丢掉了。

这东西是个不折不扣的“烫手的山芋”!

如果“核心之钥”在胡高手里的事情传了出去,任何想要封闭希望之海的个人或者势力,都会因这把“核心之钥”而视胡高为首要消灭的对象!相反的,任何希望打开希望之海的个人或者势力,也都会因“核心之钥”的关系而不得不重视胡高的一言一行!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于海波
北京市大兴区瀛海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广东好点的白癜风医院
干细胞机构电话
烟台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