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九阳剑圣一百三十九章灭拓拔野下

2019-11-21 03:51: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阳剑圣 一百三十九章:灭拓拔野(下)

顿时间,天空猛地一暗,部都是拓拔野的剑芒如同繁星点点。拓拔野每一秒钟,拓拔野甩出几十支玄气剑芒,拓拔野悬挂在空中。

“嗖嗖嗖嗖嗖……”拓拔野不断挥舞长剑,数到拓拔野的剑芒悬在阳顶天头顶微微颤动,却始终没有掉下来。

剑芒越来越多,几十支,几百支,后竟然上千支!

在场所有人部色变!

为了杀阳顶天,拓拔野真的是拼尽老命了,竟然召唤出如此恐怖数量的玄气剑芒。

要知道,这狂风暴雨剑可大可小,可多可少。可以几十支,上百支。但一般杀敌,几百支算是多了,几百支剑芒足足可以杀死几十人了。现在为了杀阳顶天,拓拔野竟然透支了身的玄气拓拔野出上千支玄气剑芒!

召唤完毕后,阳顶天头顶悬空倒立上千支美丽而又恐怖的玄气剑芒,散发着冷冽的白光,远远看上去比的美丽,也比的恐怖!头顶几十丈的上空,部被剑芒密布,避可避。

拓拔野身躯飘飘后退几十步,拓拔野一边惨白,毫血色。

“小子,这次我看你怎么躲,去死吧,灰飞烟灭吧!”拓拔野一声狰狞的怒吼,手中利剑猛地虚空一劈。

顿时悬空在天上的上千支玄气剑芒,仿佛听到命令一般,如同暴风骤雨一般飞下坠。

“嗖嗖嗖嗖嗖……”数道白色剑芒,如同密集的流星雨一般,疯狂朝阳顶天砸去。

顿时,天空一道雪白!

所有人都不忍相看,阳顶天只要被刺中一剑,就会丢掉半条性命。被刺中十剑就必死疑。而此时,上千支剑,密密麻麻朝着他的头顶刺下。

真正的躲可躲,避可避。

每一寸都有玄气剑芒,每一寸都充满了致命的杀机。

所有人都等着阳顶天再次使出让人惊艳的招数。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阳顶天竟然站在原地。一声爆喝,猛地弓起身躯,俯下头,挺起后背,迎接漫天落下的剑雨。

他,他这是疯了吗?他竟然要用自己的身体硬抗这上千支玄气剑芒,他这是想要死尸,粉身碎骨吗?

没错,阳顶天是疯了。他这样做没有任何一点点把握。他只是在赌,赌自己可以扛下来。他在赌自己的九阳玄脉可以扛下来,因为漫天落下的毕竟是玄气凝聚的虚拟剑芒,而不是真正的利剑!玄气首先攻击的是人的玄脉和气海,其次才是**。

但一旦赌输了,他就会粉身碎骨。但此时,他只有赌!

“嗖……”

上千支剑芒凝聚成一团巨大雪白的光芒,朝着阳顶天的后背。朝着他的身,猛地砸落。

在场许多人。顿时纷纷闭上眼睛,实在不忍心!

此时弓起背的阳顶天,虽然看上去比寻常时候矮了一些,但却给人一种错觉,这不是一个人站在那里,而是一座山!

“嗖嗖嗖嗖嗖嗖……”

数的剑芒。疯狂地朝阳顶天身躯射去。

绝大多数的剑芒洒向他的后背,剩下少部分,刺向他的头顶,双腿,双臂。身每一处角落,都遭遇着疯狂的玄气攻击。

“噗噗噗噗……”

阳顶天的衣衫,化为齑粉。

阳顶天的头发,化为齑粉。

数的血雾飙射!

瞬间,鲜红的血雾,将阳顶天的身完笼罩!

所有人哑口言,震撼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砰砰砰……”

剩余的剑芒,激射入地,捡起数的尘土,将坚硬的地面切开一道道深深的缝隙。

瞬间,整个地面,数道裂缝斑驳。

漫天剑雨结束!

阳顶天所站之处,已经完被血雾所笼罩,看不见任何身影!

“哈哈,你终于是死了!”拓拔野疯狂地哈哈大笑。

在场所有人,一片凄色。

没错,阳顶天已经必死疑了。

穆连城一边绝望,横剑于自己

,喃喃自语道:“少主,老奴这就随你去地下。”

说罢,穆连城便要直接切下自己的人头。

忽然,一道身影猛地从血雾中冲出。

一支利剑,化成一道雪白的流星,闪电般朝拓拔野激射而去。

阳顶天竟然没死?此时已经浑身**的阳顶天,已经浑身鲜血的阳顶天竟然没死?!

在这后的关头,他竟然绝地反击,刺向拓拔野!

此时的拓拔野,身的玄气已经耗得干干净净。此时见到浑身鲜血的阳顶天持着断剑射来,不由得惊骇欲绝。

想要逃跑,想要反击,想要爆退!

但是,没有玄气的他什么都做不了。

“啊……”

阳顶天手中断剑猛地刺入拓拔野的胸膛,猛地往上一挑。

拓拔野发出比凄厉的惨呼,鲜血飙射,整个身体飞出几十米,整个左臂被连根削断。

这所有的一切完如同电闪雷鸣一般,所有人都来不及做任何反应,拓拔野已经躺在地上惨号,血肉模糊,左臂被斩。

不仅仅是穆家坞的人反应不过来,就连烈焰堡的高手也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真的所有人都被惊呆了,所有人都以为阳顶天必死疑。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结局竟然会是这样?

穆连城呆立不动,李归农呆立不动,穆涟漪呆立不动。

几乎没有人敢相信这是事实,甚至有人狠狠拧了自己一计,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阳顶天竟然赢了,他非但没有死,而且还赢了,而且还斩断拓拔野一臂!

……

此时的阳顶天浑身都仿佛浸泡在鲜血之中,用断剑指着倒在血泊中的拓拔野道:“你输了,所以你不能染指穆家的一切,你该走了。”

当然,其实阳顶天刚才完可以杀死拓拔野,因为对方的所有玄气已经耗尽。拓拔野在施展第三招狂风暴雨剑的时候实在太疯狂了,没有留下一点玄气。

可是阳顶天绝对不能杀他,因为十几名烈焰堡的高手就在这里,几百名烈焰堡的骑兵已经将整个穆家坞团团围住,一旦杀死拓拔野,他们绝对会在穆家坞大开杀戒。

阳顶天为什么能赢?因为他有九阳玄脉!能够扛得住强大的玄气伤害。所以,他主动提出让拓拔野使用玄技,而不是直接用武技利刃相搏。如果用武技,用刀剑直接撞击厮杀,那阳顶天绝对没有任何可能性胜利,也没有任何可能性活下来。

当阳顶天提出让拓拔野用玄技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他疯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生路。而这条生路,也绝对是置于死地而后生。

……

阳顶天开口之后,仿佛所有人清醒了过来。

“万岁……”

不知道是谁开始第一个喊,接着穆家坞每一个人都开始欢呼,开始激动地大声嘶喊。

“万岁,燕南天万岁!”

“燕南天万岁!”

……

阳顶天浑身滴着鲜血,手持断剑朝拓拔野道:“你输了,你该走了。”

此时,拓拔野俊俏的面孔完扭曲成一团,看阳顶天真的如同见到魔鬼一般。

惊骇和震撼渐渐从拓拔野脸上退去,转而是狰狞,扭曲,愤怒,还有怨毒!

“哈哈哈哈……”忽然,拓拔野哈哈大笑道:“燕南天,我真的做梦都没有想到你会赢。这个世界太疯狂了,你创造了历史,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跨两阶而战还能获胜的。”

紧接着,拓拔野语气变得阴冷,道:“但,那又怎么样?穆涟漪,我还是要蹂躏,避火寒珠我还是要,你,我还是要碎尸万段!”

“动手,杀戮,踏平穆家坞,除了女人,将穆家坞内所有人杀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人一草一木。将阳顶天碎尸万段!”

拓拔野用尽所有的力气,比怨毒下了后的命令!

三名烈焰堡长老飞将拓拔野保护。

“嗖嗖嗖嗖嗖……”剩下的十几名烈焰堡长老猛地跃上半空,如同张开翅膀的恶魔一般,朝阳顶天扑来。

“轰轰轰……”与此同时,包围穆家坞的几百个烈焰堡铁骑猛地冲杀进来!

“耻!”

“耻!”

“食言小人!”

李归农,穆连城,穆涟漪三人一声惊呼,同时跃上比武台将阳顶天保护在中央。

“砰砰砰……”十几名烈焰堡长老,从天而降,落在比武场上将阳顶天等人围成一个圈。

“砰砰砰砰……”几百名烈焰堡铁骑,凶猛地撞倒石墙和大门,挥舞战斧,猛地朝院内的辜壮丁开杀戮。

李归农望着周围十几名烈焰堡长老,若单打独斗,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但是以他一人,多能够扛得住五名烈焰堡长老。而穆连城,则完不是任何一个烈焰堡长老的对手,穆涟漪加不用说。

所以,双方的势力对比,烈焰堡完是拥有碾压性优势。一旦动手,穆家坞一方所有人必死疑。

李归农指着拓拔野,厉声道:“拓拔野,你立的誓言呢?违背了誓言,你的祖上可是世世代代不能超生。”

“那又怎么样?”拓拔野冷笑道:“我这种人,发誓如同放屁一样。”

“杀!”拓拔野下令。

*****未完待续。。

上海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昆明检查一下妇科需要多少钱
盐城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洛阳第一中医院怎么样
大名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