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愔姬 第233章 诵莲,就是那小木鱼!

2020-01-10 11:47: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愔姬 第233章 诵莲,就是那小木鱼!

人帝的旨意传遍帝城,但还没昭告天下。

那道旨意也并非最后的圣旨,上面还没有说封谁做皇后,因此封后大典也就还没举行。

没在封妃之列的,除了我,还有青青,白容,以及无忧。

无忧那一日来凤仪宫见我之后,便奉了人帝的密旨,被送出宫去。

至于无忧出了帝城后去了哪里,有没有回雪狼族,这点我不知道,将这个消息回报给我的贺兰明山也不知道。

以后天大地大,希望她能平安喜乐。

贺兰明山趁着无人之时,又对我说:“我师兄……他想见一见公主。”

我心里一惊,“你师兄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啊?”

贺兰明山仿佛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他师兄,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看了我好几眼,嘴角也若有若无的带着一分笑意。

我又问贺兰明山:“他可说了有什么事?”

贺兰明山摇摇头,“这个属下不清楚,师兄他也没说。”

“好,让他来凤仪宫吧!”

贺兰明山很是意外,其实我肯见向问歌,和人帝无关,也和暗宫的天隐者无关,而是因为他和我娘亲在世时的那一点渊源。

…………

“当真决定要走?”

向问歌来的时候,仍旧是一件狡黠,不像是正派的人,但他问起我这句话时,眼中有那么几分难得的认真。

“向大人来我这儿,不会是单纯的和我告别吧?”

向问歌一笑,他长得俊美,但却充满了邪魅之气,和常人十分不同。

“当然不是!”

向问歌并没有打算瞒我,他告诉我是人帝让他再来做一次说客,和无忧公主一样。

“陛下为何自己不来?”

这话说完我自己都有点后悔,这不是明摆着么。

向问歌充满戏谑地看着我,一副“你难道不知道?”的样子。

“陛下不是来过了么?”

向问歌如此取笑我,我白了他一眼,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可知,陛下为何传的旨意里,全都是封妃的?”

这话的答案我心里清楚,却又不想明说。

“为何?”

“为你!”

“为何为我?”

向问歌脸上的笑意烟消雾散,变得寒意逼人:“公主心里和明镜似的,又何苦装傻。”

院中那棵大树,叶子已经黄得差不多了,偶有秋风过来,还能卷下几片来。

我有些乏,坐在院内的藤椅上,那叶子落下来,挂在我的裙边,我捡起来,用它挡着太阳,那光芒还是从叶边勾勒出曲曲折折的轮廓。

向问歌见我没说话,从袖子里和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木鱼,不紧不慢地敲着。

起初我觉得心烦意乱,但听了几下后,反而觉得心里安定下来,浑身舒畅。

再看向问歌,他坐在石桌之上,脚踩着桌边的椅子上,他肆意妄为惯了,连带着他衣边的袍角也随意地被风带起来。

向问歌一边敲着木鱼,一边开口,散漫地对我说:“这木鱼是当初月灵姐姐送我的。”

咚!

咚!

咚!

“我娘?”

一点一点的木鱼声里,我问向问歌。

他点点头,“那时我心里满是仇恨,想着即便是不惜这条命,也要去给风隐门死去的冤魂报仇,月灵姐姐便将这个木鱼送给了我。”

“这木鱼并非什么神物灵宝,姐姐说是一佛界高人送她的,有清心静气的效果,就这样,木鱼在我手中许多年,暗宫里昏天黑地,很多年也不能出来见太阳,山儿睡不着觉的时候,我也用这木鱼哄他安睡。”

“这木鱼陪了我多年,人都说我暴戾乖张,只是暗宫里那么多年过来了,若没有这木鱼陪着,只怕我连熬都熬不过来。”

向问歌将那木鱼递给我,认真地对我说:“你不妨敲一下。”

我想着娘亲,便接过来这木鱼,敲了一下,只觉得心里一震,竟然比刚才听向问歌敲得响太多。

虬螭十分不安:“这是做什么,烦死老子了,小丫头,能不能让我消停一会儿。”

我没理虬螭,回味着刚才那一声佛音。

“你可知这木鱼的由来?”

我摇摇头,“你不是说是我娘亲所赠,且并非灵物圣宝。”

“不错,但它也并非凡物。”

“……?”

“它乃这世上,佛家的第一个木鱼。”

向问歌却和个女官一样,和我慢慢道来。

佛界曾有一布衣闲僧,非高人,非尊者,一心向佛,心中却无半点凡世烦扰。

他有一次渡了无妄海,来到人界看众生苦厄,却在归途中,乘船渡海之时,突然风浪大作,一条恶鱼张着大口朝船扑来,船头上的喜悲典载被大鱼一口吞掉,两僧徒跃身入海与大鱼搏斗,那大鱼乃是恶灵化身,宁死不吐经书,化成一木头做的鱼头

恶灵死后,刹时间,风平浪静,阳光灿烂,船边有许多污水流入大海,只剩下鱼头摆在船头上。

这个僧人带着大鱼头返回佛寺,为了讨还经卷,每天敲打大鱼头口念“阿弥陀佛……”

就这样日复一日,大木鱼头被敲得圆滑,形成了如今的形状。

僧人养成习惯,天天敲打,而听着也能安神定气,就这样,敲木鱼诵经成了佛家的习惯。

向问歌就像是长辈给自己孩童讲故事一般,将这个传说告诉我听,而他讲的细致,后面我想起了那本旧书中所讲,这木鱼其实叫做“诵莲。”

向问歌却又说告诉我:“当初月灵姐姐心神不宁,那闲僧便将这诵莲送与她,说能让姐姐,消去心中业障,不受邪魔影响。”

“我娘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安胎罢了!”向问歌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嗯了一声,心中感慨不已,若是安泰之用,那我当初应该也让我娘亲吃了些苦头。

向问歌看了我一眼,又故作轻松地说:“小丫头,你这也算是伴着诵莲的声音出生的,一晃,十六年了,你能平安长大,你娘亲想必也会安心了。”

“月灵姐姐的仇还没报完,你又有何资格说这样的话!”

青玄殿外面传来一声,正是贺兰明山。

向问歌脸色憋得铁青,十分难看,恼火着说道:“你胡说什么,谁让你进来的!”

东营市河口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香河哮喘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研究所
遵义哪家医院癫痫疗法最先进
武汉那个癫痫病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