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鬼眼术士 第168章 你别刺激大家行吗?

2019-10-12 17:28: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眼术士 第168章 你别刺激大家行吗?

姜皓听他口气极大,不过心想他正能量不小,应该不是吹牛的,也就信了,道:“据说你深得林董事长的重用,我们手上作的一个案子下周得由你亲自出马,痕,这一次你在董事会股东们的心中那可是大不一样了。”

“也就混混日子而以,他们对我期望过高,我也好担心搞砸了。”

“这怎会了,我可是听说了,你到云省出差表现抢眼,所以董事会的股东们才对你另眼相看,这一次你出手,一定是马到成功,为公司带来巨额利润,今后你在公司里那还不是横着走了。”这句到不是讲什么的大话,单就看他是如何对待公司的股东杨在葆的态度,就可以知道他是多么牛逼的人了,一般的人吧,就是他姜皓连句重话都是不敢向杨在葆说的,因此对他的话一点质疑之意也没有。

对于他的话,凌痕只是笑笑了而以,别人爱怎想,或是说怎样的话,那就是不他管得了的事,只要自己低调行事,不强势凌人,这就可以了。

俩人一同走大厦里,上来的时候自然是遇上了不少公司里的同事了,有面熟的,有点头之交的,打招呼的只有企划部和玉石部的人了。

不过他凌痕在华泰集团也算是一位名人了,上班迟到,下班早退,还时不时的不来上班,这算是优点还算是缺点呢?各有说词,让大家说道的是,现在的凌痕与董事长林如韵走得极近,竟似有交往的意思,公司的职员们都看在眼里,见过他们一同离开上车走了,须知董事长林如韵可是公司里公认的大美人,怎地就他这么一个小职员就有这般能耐,把董事长林如韵追上手了呢?

还有让大家各有说词的是,这凌痕的年纪还比董事长小上好几岁,不过现在都流行搞-姐-弟-恋,这种事那是见怪不怪了,问题是他到底是什么的来头了?这人看着很是平常,并没什么的出众之地,论长相吧,像他这样的人随便都能抓出一大把来,论能耐,也不见他有什么过人之处,怎地就这样的人,董事长林如韵就对他有那意思了?

对此,大家都是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自然也就引起了不少人私底下的议论了。当然

,这些议论就当前而言,还不会传以他们的耳里,只是凌痕一下子成了名人,注意到他的人也是不少,看到了他后,远远的就交头接耳的议论一下,都说这位就是和董事长走得很近的那人。

“这人谁呀?看着很一般的呀。”

“我也是这么的觉得,就只是穿了一身的名牌了而以,我要是也有这么一身名牌的话,比他就帅了。”

“切!就你这熊样也想帅,滚远一点去吧。”

“你们到是说说,这小子是不是很牛,或是有什么的泡妞秘笈了,否则以他这么一个小职员的身份,怎叫得董事长对他另眼相看了。”

“这个……那就不清楚了,你们谁有内部消息,可透露一下,也叫大家学习学习,掌握了如果泡妞,俺也去泡个御姐来玩一玩,好是泡个女白领,有车又有房,那生活就不用发愁了。”

“哈哈!就你……得了吧,还想女白领,还是去找个男白领搞-基去,我想还有个可能。”

“喂!你就是想打击,那也不用讲得这么难听吧。”

“就你这种人,不打击一下能成么,真是马不知脸长,滚一边去吧。”

这说什么的都有,要多难听的有多难听,当然,这些话都是私下里悄悄的说而以,谁又敢胡说八道大声讲了出来,那你还要不要在公司里混了。

凌痕一看那些职员对他指指点点,似在说什么的样子,心里登时就明白了,这都是在说他什么呢?

不过他也懒得去理会这些,别人爱说什么是他们的自由,你什么事都斤斤计较的话,那还不累死了。

看到凌痕终于出现在玉石部,吴清仁可是一点都笑不起来,看着他这么悠闲所事事,别人可是拼死累活的,忙得焦头烂额,你到是好,爱来就来,不高兴就不见了人影,随便一个说是有事不来了,我这经理着实是不好干呀,有着这么一个手下不来上班,上面又叫他不必管这闲事,你说他这蛋能不痛的吗?

“来了。”吴清仁有气力地问道,他实在是提不起力气来跟这家伙说些什么了,是法表示出亲近之意,看着就叫得人心烦了,别说是要说上几句殷勤的好话了。

“经理,没我什么的事吧?”

“你当然是没事了,可我们有事了。”为了筹划这次玉石珠宝活动,不仅是企划部,还是玉石部,可都是忙坏了,而身为玉石部里的成员凌痕,却是悠闲得很,根本就没他什么事来作,所事事,看在眼里的玉石部经理吴清仁来讲,他还不能把这话说了出去,是不能有指责之意,这是件多么痛苦的事。

“我也希望自己有点事来作,可都没谁安排个事来。”凌痕奈地轻叹了一下。

吴清仁趁他不注意之际,连翻了两个白眼,你这算是讽刺还是嘲笑?还是在说风凉话?明知道上头放下话来,让他这星期闲着,别安排什么事来烦他,现在居然还讲这话,这说者意,听者有心,谁听了心里能好受了?

况且,一向就不满他的经理吴清仁,这时听了这话是不高兴了,不过上面有话,他尽管不高兴,还得忍着了,别与他起了什么冲突,被董事会的股东责怪就不好了。

“痕,大家都在忙着,就是没你什么事,你也不能到处围悠去了,这影响多不好,让在累死累活的兄弟们看到了这心里能舒服得了吗?所以没事的话,你别这样进进出出,闲着晃着刺激他们。”

凌痕听了唯有苦笑,额头上一阵盗汗,妈的,我有刺激他们了吗?这不有事嘛,况且我作事就够低调的了,并没什么显摆之意,大家别一只眼来紧紧地盯着我好了。

“嗯嗯!我知道了,今后绝不会这么围悠了。”

正说着,吴清仁的座机就响了起来,拿了一听,一张脸就黑了起来,放下后到他身边来,一脸的不悦地说道:“痕,董事长请你过去一趟。”

凌痕向他苦笑了一下,心里暗道:经理!我可没刺激大家呀,这是董事长叫过去的,不能怪我。

等凌痕出了办公室去得远了,他才拿起一件文件重重地甩在桌上,响声吓得大家都向他看来,却没人敢出一声,谁都知道我们的吴经理不爽了,正想找个炮灰来发泄一下,大家可不想直接就撞到枪口上去了。

………………

“昨晚回去没什么的事吧?”看到凌痕来了,林如韵立即起身到沙发上落座,陪着他坐得近一些,这样说话什么的就不显得有种高高在上,不易近人之感。

“没什么事的呀?”凌痕一怔,听她这话中有话,好像隐隐知道一些什么似的,不会吧,昨晚我这事可是作得神不知鬼不觉,连警察都发现不了的事,她能知道?

其实到也不是林如韵发现了什么,而是昨晚凌痕举止怪怪的,她感觉很是诧异,因此问这话而以。

“我就问问,你别多心了。”林如韵想是也感觉到自己这话有点唐突了,急忙解释地说道。

“不会,我能多什么心了。”接着问道:“你叫我过来……是打算今晚再请我吃饭?”

林如韵闻语脸上微微一烫,忙道:“不是,是有点事想跟你说一说。”不过她很就说道:“如果你想的话,一起吃个饭也没什么。”

“吃饭的事慢慢再说,你找我来想必是有事了,先说一说事吧。”她就算是再想我吧,可也不能这么猴急了,一定是有什么的事。

“正是有点事要跟你说一说。”接着她拿着一份企划来递了上去,说道:“这是华泰集团今年的玉石采购计划,我知道你在这方面有一定的专长,识别能力也是与众不同,华泰集团今年也是陷入了财政危机,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度过这个难关。”

凌痕接过随意翻了简单看了一下,却没留意其中详细内容,问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在赌石上面下功夫?”对方这一心思如何瞒得过他了,不过也是可以理解,以她这样身份的人,你要没个本事,谁陪你去吃个饭了,在这东来市里想陪她去吃饭的大有人在,排着队等她得看她脸色与心情,自己陪她吃上了饭,这事自然也是要干一点的了。

“嗯!”林如韵点了一下头,道:“你在这上面有得天独厚的特长,应该好好地利用一番,当然,你为公司牟取利效了,公司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因此上这次要是成功的落到实处,那么公司就会百分之五的利益回溃给你的。”

“好!就这么说定了。”他到也不是看中这些回报,而是华泰集团是第一家让他找到工作的单位,因此心里充满了感激之情,加上因林如韵的关系,华泰集团当前的确是在财政上有很大的赤字,所以就想帮她一把度过难关。

成都恒博医院好不好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服务预约挂号平台
成都恒博医院看病好不好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预约
成都恒博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