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异种骑士团 第201章 老朋友

2019-11-08 03:36: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种骑士团 第201章 老朋友

第二天清早,北岛骑士团浇灭了火塘,收拾了营地,重新踏上前往银环城的路途。

经过六个多小时的路程,一座城市的轮廓,逐渐显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坎伯兰怔怔的看向远方,面色阴郁,也不知想起了些什么。

一行人顺着小路,再向前行进了两公里,来到一个废弃的磨坊。

坎伯兰推开磨坊仓库的大门。

数个农夫打扮的壮汉从草垛上站起身来,看清楚来人的模样后,微微屈身行了一礼。

制止了北岛人打算开战的举动,老骑士走到等待者的中间,朝着他们的头领问道:“东西都准备好了?”

后者木讷的点点头。

布伦希尔德飞快的在坎伯兰和农夫中看了一眼,举起长枪指向后者,大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被质问者张开了嘴巴,人们借着亮光看见,他的舌头已被连根拔出,只剩下一团模糊的肉块依稀可见。

“他们不是敌人。”坎伯兰慢慢压下布伦希尔德的长枪,稍后又说道:“但也称不上是盟友。”

农夫们无视着北岛人的刀斧,从稻草堆中拉出一个又一个的木箱,熟练的用撬棍打开,抱出一套套陈旧而又散发着霉味的皮甲。

布伦希尔德蹲下身,仔细翻看过皮甲,指着胸口处的鹿头纹章对坎伯兰问道:“为什么这里会出现北方康诺特王国的盔甲?”

坎伯兰微笑着说道:“你该不会真的以为,就凭着我们这点人冲进城里吧?”

布伦希尔德将手中的皮甲重重扔回了木箱,没有反驳对方的话。

坎伯兰继续说道:“你们在这里等待并休息一段时间,我今晚要进城去见一个人。”

布伦希尔德向着老骑士走近了一步,眼神咄咄逼人:“为什么要我们留在这里?一段时间又是多久?!我为什么觉得这越来越像是一个圈套?而你正在消耗我的耐心!”

坎伯兰苦着脸看向女武神:“人们都说北岛人是急性子,这话看起来一点不假。布伦希尔德,如果不放心我这个老家伙,你可以跟我一起来,让你的人留守在这里等待信号。”

眼见她点头同意,老骑士摇头叹道:“别忘了告诉他们

,如果三天之内没回来,就不用再等了。”

——————————————

当天深夜,换上北方军盔甲的坎伯兰和布伦希尔德,带着各自的侍从,跟随引路者走向银环城的城门。

靠近城市,女武神看着夜幕中那高大坚固的城墙,发出了低声的惊叹。

坎伯兰顺着对方的视线向前看去,说出的话倒让人颇感奇怪:“城墙或许是人类历史上最矛盾的发明,它对外抵挡野兽和外敌的攻击,对内却也禁锢了人们的勇气和灵魂。”

坎伯兰看着身边众人不明所以的表情,只是笑着又说了一句:“历史上,那些拥有着高墙和深池的王国,无一例外都将走向灭亡;那些放弃固守、居无定所的势力,反而会缓慢崛起为帝国。”

“守卫!”

布伦希尔德一边小声警示,一边把手伸向背后的长矛。

坎伯兰朝她摇摇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引路人走向城门的守卫,递过去一小包钱币,又露出了一块徽章。

很快,城门官下令打开一扇侧门,给了这些拜访者通行的许可。

“银环早已变黑了。”

说完这句话,坎伯兰双腿夹着马腹,进入了阔别已久的城市。

银环城中再也没有过去的繁华,夜深之后的灯火通明被一片死寂所取代,一路走过来,建筑破旧不堪,杂物四散可见。

布伦希尔德骑着马,小心的避开臭水沟中一具腐败的尸体,皱眉说道:“传说中海姆冥界的惨状也不过如此。”

一行人继续向前,慢慢靠近了圣科大教堂。

原本教堂广场中央那尊巨大的圣十字架,已被推倒,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堆砌而成的长方形石台。在那上面,用来捆绑手脚的凹槽,石台四周发黑的血迹,还有用木头搭建而成的古神符号,不用更多的细节,众人已能想象北方人进入这里之后,都干了些什么。

“那个是什么?”布伦希尔德的发问,让坎伯兰转过头去。

一具明显经过防腐处理的干瘪尸体,双手撑在地面,双膝跪倒在地。五枚巨大的铁钉,将它手脚和头颅牢牢固定在地面上,尸体头顶的方向正是古神的木像。

坎伯兰叹了口气:“法比安主教,在蛮族入城之际,选择与大教堂共存亡。他用生命捍卫了信仰,愿天父庇佑他的灵魂。”

绕过千疮百孔的教堂,走过被竖立木桩穿体而过的尸林,坎伯兰最终停在了距离教堂五百米远的墓区门口。

他翻身下马,将武器解下来交由侍从保管,举着火把,踏着脚下泥泞的台阶缓步前行。

布伦希尔德见状,考虑片刻,也跟上了他的脚步。

偌大的墓地现在看上去拥挤无比,太多的墓碑造成土地完全不够用。有些墓碑,干脆像木柴一样,随手堆置在一起;有些墓碑,巴掌大小的石面上,甚至写着数十个名字。

走过外围的那些坟墓,坎伯兰越向里走,环境越幽暗。

墓地最里方有一片不超过十平米的小空间,这里的土地上生长着小花,常青藤郁郁葱葱。

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背对着老骑士,跪在墓碑之前,双手合十静静祈祷。

坎伯兰看向墓碑,上面没有任何文字,甚至连花纹和徽章都没有雕刻。

“来了吗?”跪着的老人睁开眼,转过头来。

坎伯兰看向面前这位似乎衰老了十岁的朋友,俯下身去,将怀中备好的一束花放在墓碑之前,轻轻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王后离开之后,盖伊六世用酒精和狂欢来麻醉自己。今年年初,他在一次宴会上突然倒地,送回王宫后昏迷了整整一天。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要求侍从们将他抬到王后的画廊之中,并最终死在了那里。”

坎伯兰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看着墓碑又问道:“为什么将银环国王安葬在这里?连碑文都没有?”

“对于现在的银环王国来说,一个活着的国王要比死去的国王更有价值。所有知情的人,都已经被处置了。”

坎伯兰点点头,停顿了片刻,对着面前的老朋友说道:“埃摩森,虽然我们在信里已经沟通过了,但我还是要再问一遍,你确定吗?”

老人闻言用手摸了摸墓碑,发出的声音仿佛被风沙侵袭万年的荒漠:“我已经想好了,万物有起终有灭,就让这样的王国……崩塌吧……”

ps:关注)

湖南治疗宫颈炎方法
贵州哪里治疗癫痫最好
高唐县妇幼保健院
芜湖市眼科医院预约挂号
开封治疗卵巢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