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龙动九天 第七百七十七章 一指!

2020-01-17 03:04: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动九天 第七百七十七章 一指!

一片青色石板铺就的平地上,两拨人剑拔弩张,空气中满是沉重的气味,令人感到心神压抑。

其中的一拨人衣亮光鲜,乃是一群有男有女的年轻人,男的头角峥嵘,女的容貌艳丽,个个都是修为不同凡响,有龙凤之姿。

至于另一拨人,看上去则像是一群久居于荒林的原始人,身上穿着最古朴简陋的兽皮衣,而手中的武器大多数也是以就地取材为主的多,不是石棍,就是骨棒,蛮荒气息浓郁。

两拨人相互对峙,形同原始人的那波人,脸上大都带有怒气,一脸仇恨的盯着对面的那群光鲜亮丽的人,因为刚才就是这群人打伤了他们不少同族,更欲对他们行那灭族之事。

而对方则是震惊过多一些,看着那黑衣白发,神色冷漠的男子,很多人都无缘无故的心神紧张了起来,好像是面对一头隐而不发的野兽,心里有些惴惴。

“你究竟是什么人?”看着场中的不速之客,嘴角染血的徐桐,面容阴戾的厉喝了一声。

而其他人也是面色各异,他们与徐桐一同而来,如今徐桐被对方所伤,他们的面子自然也是感到有些难堪的。

“管那不平事之人!”龙宇辰道。

“呵,好一个管不平事,真以为自己是绝代天骄了,还真是大言不惭。”徐桐抹去嘴角的血,满是不屑的说道,而和他一起来的那些人也大都面露讥讽,实在没想到世上竟还有这么‘侠义’的人。

真以为这世上,当真是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天下吗?真是可笑啊。

“天骄算不上,不过对付你们这样不入流的小角色倒也足够了。”龙宇辰对这个动辄就要灭人家满门的徐桐,并没有什么好的感观,所以说起来话来也并不是那么的客气,眼中满是轻蔑。

自始至终,他表现的都十分平淡,根本就没将这些人当作一回事。

“你什么意思?!”徐桐被他这种不屑的话语,还有那轻蔑的眼神灼痛了心神,让他心底生出一股浓重的耻辱感,一个不知道那里跳出来的人,居然敢这样看不起他!

而且,对方的眼神还是毫不掩饰的,看待他们就像是在看一群最卑劣与低贱的人在表演一般,嘴角时刻都噙着一抹嘲讽的笑意。

“想要活命的话,就就此退去,今日我并不想手上染血。”龙宇辰轻慢地说道。

此刻,不要说是徐桐本人,就是那些与他一道而来的人也都是面露怒火,眼底有杀机涌动,不过一想到刚才对方那犹如羚羊挂角般的飘渺神姿,他们的心底也是有些吃不准了。

黄金大世,群星璀璨,他们这些身有依仗的人,自然见识到了那些所谓的天骄至尊,每一个人都如那烈日当空,远不是他们可以匹及与追赶的。

可是就算如此,他们也没曾听说过,这世上还有这样一位黑衣白发的强大的年轻至尊啊。

说实话,他们现在很想出手,镇压了这个不知进退的白头小子,但是碍于对方那比之出手时,还要惊人的慑人气势,他们却不敢直接动手,一时间,竟是有些进退两难了。

“既然没有出言反驳,那就哪里来的滚回哪里!”龙宇辰很直接。

“你!”徐桐勃然变色,本还想套一套对方的来历,可是现在却有些下不来台了,寒声道:“既然如此,我倒要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了,我倒要看看你有如何惊天动地的本事,敢如此的大言不惭。”

“本事不大,但是对付尔等足以。”龙宇辰冷淡的说道。

若是现在有人能够认出来龙宇辰,绝对会认为他所说的话会理所当然的实现,六年沉寂,他黑发雪白,彷如行将就木的老人,缺失了以往的锐气,但是实则却不然,六年的沉寂,只不过是他蛰伏未发而已。

徐桐真的上前了,面对不知底细的对手,虽然他的心中早已被怒火所填满,可是却依旧非常谨慎,这是他身后的那一人,教他的道理。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何况,他现在所面对的还是一个不知深浅的神秘人呢。

“嗡!”

徐桐的身体荡漾起一拳金光,皮肤慢慢化作淡金色的光泽,整个人好似怒目金刚,身上的肌肉色呈琉璃金,涌动着强大的力量,好像可挥拳破天,跺脚裂地!

而且,更让人心惊的是他的身体的变化,原本偏显瘦弱的身体,像是被快速吹起的气球一般,快速的膨胀起来,整个人于顷刻间就拔高到了三丈,活脱脱一个小巨人全身金光闪动,璀璨无比,缭绕着电芒,还有金属属性的精气,端是恐怖。

“受死吧!”

变身之后,徐桐的面容变得前所未有的狰狞,厉啸一声,就冲向了龙宇辰,落脚之处,乱石纷飞,烟尘滔天,就像是一头发了怒的蛮兽,双眸染血红。

然而,就在他快要临近的时候,龙宇辰才堪堪动了一下,身不见转移,只是出手如电,向前击去,直至绚烂尽敛,最后归于平静,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众人眼前一花,就见龙宇辰探出右手,伸出食指,向前点了过去。

“真是找死!”龙宇辰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徐桐,浑身散发璀璨光芒,释放一种惊人的秘法,金光滔滔,席卷长空。

可是龙宇辰却是只是讥讽一笑,那只手快速放大,速度徐徐,依旧不是很快,可是却沉重如山,缓慢的向前压来,如同苍天压制一般,让人透不过气来,就此要窒息。

徐桐瞳孔收缩,凭借着本能,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妙,想要躲避,可是却发现那手指好像在随他而动,让他根本就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那根手指在放大之后,如同山岳一般压落,无论徐桐施展哪一种秘术都无法逃开,这让他惊悚!

“砰!”

那个手指突破他的极致防御,而后毫不留情的点在了他的身上,徐桐体内传来骨碎的声音,张嘴大口喷血,接着整个人便横飞了出去。

他的胸部塌陷,其他部位也扭曲了,简直难以想象究竟承受了多么可怕的一击,整个人像是要瓦解了。

短暂的宁静过后,徐桐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声,惊天动地,大地崩裂,远处的山峰都要倒塌了,乱石冲天。

他的实力非常强大,拥有可怕的神能,但是现在,却在一个照面间就被对方一指挫败,而且更让感到恐惧的是,他发现自己的金刚身竟然破法了,这可是他使用足足上万种神材,花费无数时间才凝练出来的至强体魄啊。

所有人都呆住了,这才刚开始啊,就又结束了,仅仅一指而已,徐桐就横飞了出去,如同枯黄的叶片凋零,坠落在地上,满嘴都是血沫子,染红地面。

可以看到,他整个上半截躯体都呈不规则的扭曲状,像是被一颗陨石砸中一般,躯体凹瘪了下去,而且更让人心惊的是,他破法了。

无可否认,这是一次重击,简直比杀了他还要更让他难受。

刚才,龙宇辰的手指放大,如同那所谓的掌中乾坤大神通一般,一掌击出,便可掌化天地,主宰一切。

一根指头如撑天支柱,随意压落下去,将强大的徐桐击成重伤,并致使其破功,倒在地上后再也爬不起来,已然是个半废之人。

徐桐的肉身在痉挛,四肢在抽搐,不由自主的颤抖着,承受了这样恐怖的一击,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一根指头点废,这吓住了所有人,那些与徐桐一起来的人,皆是面色难看的咽了咽吐沫,这种手段就是年轻至尊也做不到吧。

一时间,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如同中了魔咒一般,在看到这一幕后,皆是难以开口。

此人究竟是谁,怎么会这么强?一根指头点残了徐桐,让他失去了一战的能力,实在震撼人心。

须知,这个名为徐桐的人可不是一般的人,追随在一位强大而年轻的至尊身边,不管是修行资源,还是修炼秘法都可以随那年轻至尊一同使用,得到的好处简直无法想象。

可以说,在如今的人世间,这徐桐也算得上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称得上是一个杰出的强者。

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依旧被人抬指间压制,疑似被废,这是何等的恐怖?光是想象就让人不寒而栗。

一时间,这个地方气氛有些压抑,许多人惊恐的看着场中安黑衣白发的身影,身体瑟瑟发抖,再也没有了刚才那种目中无人,跋扈狂妄的姿态。

“你竟然废了我的金刚身,你死定了!”徐桐面色阴毒的看着龙宇辰,那声音更是如同传自九幽地狱最深处的恶毒诅咒,叫人不寒而栗。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这徐桐竟是看不清形势,在这个时候,竟然还在大放厥词,这岂不是自寻死路。

“死定了吗?说实话,很多人都想要我死。”黑衣白头的龙宇辰自顾自的说道,脸上竟是露出了一丝感怀之色,像是想到了过往的时候。

可是,随后他的声音就重新变得冰冷无情了起来,道:“可是最后死的那些人,却都是那些想要杀我的他们,而今日,你也断然不会例外。”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龙宇辰自出道以来,就深谙这个道理,当他看到对方那满是怨毒的眼神的时候,他就已经对徐桐动了必杀之心,更别提,对方还在这对他大言不惭的大放厥词了。

三个月前,龙宇辰走出孤岛,来到此地,本想先蛰伏一段时日,看清天下形势再作打算,所以他就留在了这佑天部落。

选择此地落脚,其实他也是有一定考虑的,一是因为这个部落的名字,让心神通玄的他,预感这个部落和小灵儿怕是有些关系。

二则是因为这个部落有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在某一日随父亲外出的时候,亲眼看到他斩杀了一头强大的凝道蛮兽,竟是死心塌地的想要拜他为师学艺,而这个小家伙的父亲也是个热情好客之人,就借此邀请他到佑天部落居住。

不然的话,龙宇辰这阵子恐怕早就离开了这里,也不至于在这里一待就是三月有余,还正好碰到了眼前的这件事。

上海六一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可靠吗
北海治疗睾丸炎方法
淮安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上饶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