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朱镕基谈大老虎朱镕基谈反腐略

2020-10-15 20:52: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朱镕基谈“大老虎” 朱镕基谈反腐 导读:2002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即将离职的朱镕基提出他的耽忧:领导干部“花钱花得太多了”……时期潮水汹涌,构成大片漩涡。有的时候,我们以为这些旋涡吸走冬季,就能若无其事地释放出春意盎然。但是,很多时候,改革路上梦想却并不能成真。即便是国务院总理,也有他的忧伤——改革的效果不尽如人意,以至于...

2002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即将离职的朱镕基提出他的耽忧:领导干部“花钱花得太多了”……

时期潮水汹涌,构成大片漩涡。有的时候,我们以为这些漩涡吸走冬季,就能若无其事地释放出春意盎然。但是,很多时候,改革路上梦想却并不能成真。

即便是国务院总理,也有他的忧伤——改革的效果不尽如人意,以至于任期满5年后朱镕基带着并不是“功德圆满”的遗憾离职。

朱镕基曾在记者招待会上许诺:“为什么不能实行科教兴国?由于政府太庞大,把财政都吃掉了,吃饭财政。”“本届政府决心精简机构,减掉一半人。”当他认真兑现政治许诺时,才发现利益相干者推托的反弹力有多大,连他这样善于“杀鸡儆猴”的总理都无能为力。普林斯顿的留学生胡学华给朱镕基写过一封信,信中指出令其疲惫并深感无力的关键所在:“您的疲惫其实是一种制度的疲惫。也就是说,在中国本来应当通过制度来解决的问题,积累了太长时间,现在都堆在领导者个人的肩上。”

2000年,任湖北省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的李昌平,泪光和着灯光,给特殊的倾诉对象——朱镕基写了“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信。虽然在很多混迹官场多年、深谙周旋之道的人看来,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明显是自不量力;但我们没法否认,在任何时期的任何角落,任何人都有权利为他们自己所在的群体或所关注的群体殚精竭虑。事实上,政治级别与千里迢迢的距离,其实不妨碍他与朱镕基有着相同的鞠躬尽瘁的对象。朱镕基曾大声疾呼“农民负担太重”,但是不管是动之以情还是晓之以理,这1问题都没能得到更好的解决,直到他离职,“农民负担太重”依然为心头之痛。

2002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行将离职的朱镕基提出他的耽忧:“劳动力多余始终是中国一个最大的问题,农业产业结构调整进展缓慢,农民收入增加缓慢,农村的就业问题亟待解决”,“房地产业里面的弊端大得不得了,里面的门道可多了……现在房地产有点热,不敢说过热,不能再这么干下去了”,“现在,我们的消费率同世界平均水平比较起来还是低的”,领导干部“花钱花得太多了”……与前期的铁面、强势乃至冷峻相比,2002年的朱镕基越来越展现出其温情的一面,关注农民收入、社会保障与再就业等,乃至大胆用了“弱势群体”1词,从宏观经济政策的高度注解民生,其民生情怀展现无遗。不过,犹如历史学家黄仁宇的感慨:“全球最伟大的领导人也只能在它的运动曲线上施加短时间的影响力。”时间也会玩力所不及的游戏,这注定朱镕基的民生情怀会留下一些悲情印记。

关注民生,已成为当前政府与社会的理性共鸣。

有些问题则犹如顽疾依然存在,政府为之左右为难。政治体制改革面临重重障碍、房地产市场利益犬牙交错直压民生幸福指数、贫富分化加重、国有企业垄断墙高高竖起……

政治体制改革是最大的难点。与经济体制相比,政治体制更加扑朔迷离,任何变革都不会让所有人受益,总有一些人的利益受损。相对而言,经济体制改革伤害的经济利益更容易找到替代品加以补偿;而政治体制变革所触犯的利益,则很难找到相应补偿方式。到底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平衡各方的政治利益,政府左右为难。

贫富分化加重是当前民众关注的热门。改革开放早期,政策对资本的倾斜性,构成了以资本而非劳动作为分配参考的示范性收入分配秩序。而资本的滚雪球效应,会加大各阶层的收入差距。同时,现代化的社会动员会激起人们对财富分配不平等的觉醒意识,并增加不满情绪。如何切好财富蛋糕,不仅是对政府良知的考验,更是对其执政能力的挑战。

作为一个大国的执政者,朱镕基沿袭着前人设定的原则框架,又有着拓荒者的胆识和勇气。他的措施既有对改革根系的坚持,也有新的变迁作者:姜一平,并分化出枝干。这些枝干又长出新的枝叶,结出果实,终究挥洒出一道任谁都没法再临摹的特别风景。

本文摘自《共鸣:中国在改革中前行》,作者:罗晓 于1,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孩子积食了怎么办
小孩吃了不消化怎么办
儿童拉肚子该怎么办
1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