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寂灭道帝 第一百七十五章 逆天重修

2020-01-16 20:35: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寂灭道帝 第一百七十五章 逆天重修

一想起搜魂中,那秦雄对于青稚所做的种种不堪之事,秦明就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就像是一柄薄薄的利刃,一遍又一遍的从自己心脏边缘划过,每次划过,都要从心脏上,片下一薄薄的血肉来。

还有师尊丹痴,更是被傀宗以秘术奴役,终日坐在丹鼎前,双目呆滞的炼制着丹药,以供傀宗之人修炼服用。

杀秦雄,灭不了秦明心中之恨。

秦明更知,天玑城已经不在了,数年之后,或许世人都不知晓,在这弃星的某处,曾经有一名为天玑的城池存在。

那一个个枉死的凡人,那一个个拼死也要一战的天玑城修士,那回荡在天地间的嘶吼,秦明看到了,也听到了。

“天玑城楚家,你若回来,此处便是你的家!”楚云之言似乎还在耳边回想,可惜,那慈祥的老者,已然在那天玑城的大战中,陨落。

天玑城御兽之族王家,剑修赵家,没想到因为自己,竟然全部被裘笑天和这秦雄灭掉,秦明不知,若是自己日后见到那些逃遁的天玑城修士,自己有何脸面面对,或许在他们眼中,自己才是天玑城被毁,族人被杀的罪魁祸首!

“这天道,莫非就是如此弄人!”秦明仰天怒吼,此音隆隆,更是将上空浓云荡开,没有浓云遮盖的天空,空无一物,隐有蔚蓝之意,那骄阳刺眼,却让秦明觉得,这天,这骄阳,都是如此的碍眼!

逆,一股狰狞的逆意,已然弥漫秦明心神,若是这天道如此冥顽,若是这世间之事尽是如此,此道,我秦明偏偏不修,总有一日,我将轰开这天,崩灭其道,使得这天地之间,从此无道!

秦明面露疯狂,其丹田内,元丹之上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痕!

修士元丹,却是一身修为所化,更是体内灵气凝聚而出,一旦结丹之后,若非身受重伤,体内元丹绝不会崩溃,更不会如秦明这般,出现裂痕!

可是,这裂痕的出现,却是元丹崩溃前的迹象,秦明不过站在原地,甚至面色已经平静下来,可是,秦明体内的元丹上,道道裂缝正在快速弥漫,很快,这金色的元丹表面,已经被大量的裂痕覆盖!

碎丹,在这些裂痕密布之后,这伤痕累累的元丹,终于开始了一点点的崩溃,随着元丹的崩溃,道道灵气自秦明体表散出,溶于这天地之间。

秦明所在之处的灵气波动,玄武四人一经感知,却是面色大变,若是灵气被秦明吸入体内还则罢了,可如今秦明体内的灵气正在快速的外泄,其结丹之境的修为,也正在随着灵气的歪斜,快速的跌落。

雀羽率先冲出,直奔秦明而来,玄武三人虽然慢了一步,但是四人几乎同时到达秦明身前。

雀羽刚要出声,其目光与秦明对,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毫无神色,更没有一丝情绪波动,如同死人一般的沉寂,在这等目光的注视下,雀羽最终没能说出声来。

秦明目中的异样,玄武几人落在眼中,一个个有心挽救,毕竟他们不想看到秦明修为尽失,可是在秦明这目光之下,他们四人竟然不敢出声,更不敢上前制止。

在四人灵魂深处,这样的目光,他们似乎曾经见过,不过,越是这样去想,反而觉得脑中更加的恍惚。

秦明丹田之内,那金色元丹已经融化的仅剩指甲大小,而且,这最后的一小块,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那些磅礴的灵气,并没有进入到秦明的经脉中,而是自秦明周身毛孔散出,消散在这天地之间。

“你之天道,秦某不修!你之道,秦某不同!”

这修为,若是你赏赐秦某,如今秦某还你!从此之后,我秦明,乃是逆修,誓要逆天而行!

正是这种一心要逆的决然,方才使得秦明不去计较那后果,自行将体内好不容易凝聚而出的元丹崩溃。

在秦明元丹完全碎裂,体内灵气快速涌出的同时,这一直仅有寒风呼啸的修罗海上空,浓云自行散开,露出大片天空,在这天空中,却是凭空出现了无数雷霆,这些雷霆并非向着秦明而来,而是在空中化为一尊尊麒麟之兽,震慑一般,齐齐向着秦明咆哮,那咆哮之音,就如同是惊涛拍岸,更堪比山崩地裂,掀起的音浪卷动而来,整个修罗海地面,却是在这音浪冲击中,溅起大片灰尘,那呜咽的寒风,更是变得狂暴异常,就像是无尽风刃在这地面上快速划过。

此为天威,更是天怒,感受到秦明那股逆意,这天已然发怒!

秦明双目始终平静,看着天空中那数十尊麒麟之兽,秦明缓缓抬起手来,遥遥对着那些麒麟之兽,平静的双目隐有一丝悲伤弥漫,随着体内最后一丝灵气的散出,秦明喃喃:“魂悲”。

一股无形波纹回荡而开,那天空中的数十尊麒麟凶兽,却是在这波纹回荡中,直接崩溃!

魂悲,在那秦家祠堂中,在那一颗颗滴血的头颅面前,在那一道道残魂的萦绕中,秦明明悟此术,此时第二次用出,那些秦家惨死的冤魂,在这一刻,似乎复活了一般,萦绕在秦明周身,使得秦明冰冷的心,在这些魂魄的环绕中,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若魂悲,这世间一切皆可崩灭,这世间的种种,比之魂悲,纵然崩溃,又能算得了什么,此悲,方才为伤之极致。

魂悲,更是一种崩灭之力,在这崩灭之力下,修士也好,山石也罢,都要崩溃在前,毕竟,比之魂悲,修士之死,山石之崩,算不得什么。

雀羽四人在这魂悲之术笼罩下,俱是心神一震,一股浓浓的悲哀弥漫心神,眼角泪珠划过,直到秦明这魂悲之术停止,直到那天空再次被浓云遮掩,直到此地一切声息隐去,方才反应过来,那晶莹的眼泪已经自下颌低落,进入地面土层之内。

秦明站在原地,右臂已经垂在身侧,再其身上,玄武感觉不到任何的灵气波动,甚至在他看来,此时的秦明,俨然就是一尚未修道的凡人。

雀羽面露复杂,咬着下唇,一对美目忧心忡忡的看着秦明,心中所思,或许只有她自己清楚。

“尊???尊主?”玄武试探着出声,看着秦明目光中渐渐焕起的神采,心中松了口气,虽然秦明散去了修为,但其体内火焰之力应该犹在。

此番散去修为,玄武知晓,秦明这是要逆天重修,从今日此刻起,他秦明已然成了彻彻底底的逆修。

逆修之途,修炼之艰,玄武深知,若非身为逆修,此时他的修为,或许早就达到问鼎巅峰,甚至迈入那修道第二步,都不无可能,但是,对于这一切,玄武从未后悔。

秦明目中的坚定,玄武能够看出,他相信,对于此时的决定,秦明也会如他一样,不曾后悔!

散去一身修为,逆天而修,这等事情,白虎看向秦明的目光,隐约多了一丝敬佩,就连青龙,此时看着秦明,目中神色也与之前不同。

逆天重修,秦明深深吸了口气,并不代表从此以后,这天地灵气他不需要,而是不再如之前那般,吐纳之时,要祈求一般,使得这天地灵气汇聚而来,而是奴役,从天道手中,将这天地灵气奴役在手,使得这些灵气不得不汇聚到自己体内,两者虽说看起来并无太大差别,但是意义巨大。

向天道祈求,以期被赏赐更高的修为,还是一心为逆,奴役这天地灵气,从天道手中抢夺修为,两者正是顺修与逆修的最根本差别。

秦明扫了一眼玄武四人,在看到雀羽的时候,目光略有停留,最后将目光放在晕死在脚边的秦雄身上,秦明丝毫不避,当着玄武四人的面,将秦雄丢入到了琼玉空间内。

对于秦明身怀类似与储物袋的东西,玄武早就有所猜测,所以此时看到,并没表露出惊讶,其余三人也是如此。

将秦雄扔入琼玉空间,秦明浑身大量火焰熊熊而起,玄武皱眉中,与青龙白虎两人先后跃开,退到了百丈开外,至于雀羽,此时也是退到了不远处。

他们不知,秦明接下来究竟要做什么,难不成还要将体内朱雀之火散去?这朱雀之火本就非天道所有,乃是秦明自行获得,若是将这朱雀之火散去,秦明将会彻底成为一介凡人,甚至就连修罗海这从未停止的寒风,都无法抵御。

体内火焰之力弥漫开来,秦明神识更是全部散出体外,两世记忆,神识强大程度,远非一般人可比,若不是这强大的神识,丹痴也不会收为弟子,此时这神识散出,足以笼罩十里范围,秦明周身的火焰之力,更是快速的向着四周涌动。

十息过后,这方圆十里之内,已然被秦明火焰之力弥漫,秦明目中闪过一丝决断,随着其双目闭合,那股逆天而行的意志,却是轰然在神识中回荡,弥漫在这十里的范围中。

“成为我秦明本体一部分,亦或者,毁灭!”

秦明双唇一动不动,却有声音回荡开来,这声音并非实质发出,而是那逆天重修的意志表露而出,这顺则昌,逆则亡的意志,被秦明强行笼罩在了十里范围内所有灵气中!

在这意志之下,秦明倒要看看,此地灵气究竟是否会被其奴役。

十息过去,这十里范围内,灵气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既然不从,那就毁灭!

秦明心意一动,那弥漫在十里范围内的火焰之力轰然一震,却是瞬息就将此地灵气崩灭殆尽!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可靠吗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看病怎么样
安庆牛皮癣怎么治
贵阳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
深圳治疗女性妇科病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