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万界之主 第219章 情真 意远 人非

2020-01-17 01:03: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界之主 第219章 情真 意远 人非

穿云辇易主,以极快的速度冲出了悲天城。

但一直冲出了数万里之后,轩辕子仙才稍稍放下了警惕,冷冷道:“你真打算放过南宫阙车?”

“本来是这样打算的。”杨二少撇了撇嘴,装作不开心道:“不过你方才瞧见他的惨象时,似乎动力怜悯之心,所以,他非死不可。”

“随你。”轩辕子仙冷冷留下两字,便将视线挪向了窗外。

杨玄嚣一句话説出其实就已经后悔,果不其然踢上了钢板,只好摆出苦笑,柔声细语地解释道:“只是与你开个玩笑嘛……我早就在你和宗主面前説过,下一次回南海要用真本事宰了南宫阙车。只是现在的他连给我塞牙缝都远远不够,我给他疗毒纯粹是缓兵之计罢了。从我回到南海,与郑大乾谈话之后,我的最终目标就是入主悲天城!南宫阙车,乃至南宫悲天的性命都只不过是顺带拿走而已。”

“我看到南宫阙车时心绪的确有起伏,但我不是怜悯他,而是担心他受到如此折[dǐng_diǎn]磨南宫悲天绝不可能轻易言和!我之所以那样担心,是因为,我当时不知道你其实早有别的打算。”轩辕子仙慢慢回头,双眸认真地与杨玄嚣对视,神色严肃得像是要宣布什么重大的事态,几乎是一字一顿道:“你一定觉得我无趣。”

杨玄嚣原本是被她严肃的神情吓得不轻,可才一听她讲完,便忍不住笑了起来,起初只是微笑,随后咧起嘴笑出了声,最后直接站起身向着窗外纵声狂笑。

轩辕子仙轻轻蹙眉,开始只是微微有些诧异,随后随后变得不知所措,最后甚至感到坐立不安,终于忍不住,冷声问道:“你怎么了?难道是我説错了什么?”

杨玄嚣转过身,抓住轩辕子仙的一只玉手,毫不讲理地将她拽到怀中,对着窗外,纵声大喊道:“轩辕子仙可以不在乎全世界的目光,但是她在乎杨玄嚣怎么看她!哈哈……这真是太美妙了……”

轩辕子仙轻轻仰面,凝视着杨玄嚣,看着他狂喜的样子,自己反而感到有些自责,犹豫了一阵,才轻声説道:“我以为你早就知道,原来非要説出来才行。”

杨玄嚣低下头,犹疑道:“早就知道什么?”

“你就是我的世界。”轩辕子仙缓缓説出了七个字,声音依旧清冷,但此时更多的却是清澈。她无比冷静,无比郑重,无比明确地将心中所想告诉了杨玄嚣。

这七个字从他们一起在恶蛟腹患难时便埋下了种子,在杨玄嚣向南宫阙车复仇后生出枝干,在西域之行后则彻底长成不可动摇的参天大树。这一切其实顺理成章,差的便只是一层亟待捅破的窗户纸而已。这一句话七个字,其实并不复杂,但由轩辕子仙这般高冷的女子亲口説出,效果无疑将会成百倍的提升。莫説杨玄嚣,试问天下有哪个男人可以抵挡?

此一时,杨玄嚣只感觉一股麻痒从头dǐng洒下,传遍全身,直达脚底。身体仿佛不听使唤了一样,变得木讷而迟滞,就连呼吸好像也变得极度困难,忽快乎慢,若有似无。这不是梦?所有的感觉都无比清晰,这当然不是梦!他想要用力拧自己一下,以便进一步证明这一切的真实,可本就不听使唤的双手,更加紧密地抱紧了那轩辕子仙,连一个指头都无法挪动。他想要开口説些什么来回应轩辕子仙,以免让她觉得受了冷落,但嘴唇一开一合,却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气息摩擦喉咙的呵气声。他想要甩一甩脑袋,来稍稍提振精神,但僵硬地脖子却像是被一股引力拉扯,一diǎn一diǎn弯了下去。直到他的双唇轻轻触到轩辕子仙的双唇,他才明白,原来自己什么也不需要想!只管跟着感觉继续下去就好。

情到至真时,任何刻意而为都只是多余。情到至浓时,便自会有一种玄妙的感觉引领他们去享受、去感知、去交换。

一个本在情理之中的吻,终于姗姗来迟。从唇边轻触开始,到唇舌交缠难分。终于水乳·交融,不分彼此。

……

“是他吗?我刚刚听到的声音……”

一座并不起眼的海岛上,一场并不激烈的战斗,一群落败却并未受伤的男人。她静静站在最高的楼阁dǐng端仰面凝望天际。素衣,木钗,恍若九天玄女。但不知怎的,那不食人间烟火的绝美容颜上,却渐渐流露出了一抹犹疑与不安。一只精美无暇的玉手缓缓摩挲着挂在腰间的白色玉佩,久久不愿放松。

楼阁下方一名身材矮壮的中年男子xiǎo声呼唤同伴道:“刘老快别躺那儿了,趁那丫头愣着,快拿上朝仙幡的碎片!咱们走为上策!”

一名白发老叟闻言果然翻身跃起,连身上的尘土都顾不得拍去,便急匆匆地冲入了那楼阁当中,很快便怀揣着一只之赤色宝箱折返回来,大袖一挥道:“咱们快走!这一次终于可以在这女娃娃手上抢回一桩功劳,总算是可以扬眉吐气了!”

“走走走!别罗嗦了!”另外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满眼焦急,已经先一步飞入了空中。

随即,一连六人紧跟了上去,正要逃离了现场。却被一道当空冲来白影,撞了一个满怀。七零八落地坠回岛上,只是一瞬间便全都受了轻伤。

但见一名·器宇不凡的英俊男子随后落下,缓缓走向那刘姓老叟。弯下腰,那男子嘴角勾起一丝好似清空旭日的温暖微笑,衬着那一袭纤尘不染的雪白锦衣,叫人看着格外舒服。只可惜他一开口説话,却叫那一身翩翩风度大打折扣:“我説老刘啊,你们输都输了,就乖乖走呗。输给我家北芝又不丢人,干嘛弄这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她是菩萨心肠不伤人,我可没这份好脾气。可给我记住喽,别再有下次!”

“不会!不会!燕大先生放心,绝不会有下次!”那刘姓老叟苦着脸,将怀中的宝箱双手递了过去,便急匆匆地招呼同伴,一溜烟跑得没了踪影。

那英俊男子一手端着那宝箱,纵身一跃便去到了那绝美女子的身旁,没有説话,只是顺着她的视线,陪着她一起静静凝望远空的虚无。

……

“你们俩不要逼我!我宁愿死也不回去!”森罗魔宗东北方向不足万里的一座海岛,陆无双将飞剑架在脖子上,决绝无比地抗拒着那两名专程前来寻她的弟子。

“姑娘若是不肯回去,我兄弟二人必然要被圣宗主处死,不论如何都请你谅解。”那名叫李全林的男子缓缓握起了拳头,伺机而动,以他填海境三阶的修为,只要陆无双露出丝毫破绽,他就有足够的自信在瞬间将其制服。

而一旁名叫王俊柯的男子则要沉稳得多,轻轻拍了拍同伴的肩头,示意他放松下来。自己则缓缓向前挪动脚步,轻声説道:“陆姑娘,王某看得出你并不想寻死,先把剑放下来,我们好好聊聊。到底怎么样你才肯跟我们回去!”

陆无双用力的摇着脑袋,泪水忍不住便夺眶而出:“我费尽心力才逃了出来!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回去!”

“既然是这样,那就没办法了!我们兄弟二人指责所在,唯有冒犯了!”李全林的性子显然燥烈得很,一言不合便御剑急冲了过去。

陆无双大惊,她显然不是真心寻死,软弱的性格更是让她惊惧不已,飞剑从她缠手的手掌中掉落。缓缓挪动脚步,她下意识地,向后退去。

忽然,她的后背撞上了一个宽阔厚实的胸膛,一条有力的手臂从身后将她环抱住了起来。下一瞬,她身后的另一条手臂猛然上撩,斩出一道金色刀气,将那李全林脚下的飞剑一刀连段。

远处的王俊柯拍马赶到,正好在空中接住了李全林。那挥刀之人一击立威,让这二人再也不敢前进半步。大概是经过了一番天人交战,二人终于决定扭头逃走。那挥刀之人既然手下留情,自然不会追击。

等那二人远远逃走。她身后那双有力的手便轻轻扶住她的肩头,慢慢扭转过她的身子。直到看清那人的一瞬间,她心中一切恐惧与惊慌仿佛瞬间就被卷入了对方那双并不深邃,却无比坚毅的眼睛。

这一刻,陆无双本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眼泪更是没有顾忌地奔涌出来:“秦三!真的是你吗?”

少年早已不复当年。更高大的个子,更健硕的肌肉,就连説话也多了几分难以言明的凌厉气势:“那两个人行事并不鲁莽,对你也无敌意。究竟是什么人?要带你去哪里?”

一股浓烈的物是人非的感觉涌上心头,陆无双抿着嘴,犹豫了许久,才哭诉道:“是陆光汉和杨玄嚣派来的人,他们要把我抓回清凉山,不让我来找你!”

秦三的神色没有变化,语气刚历而显得生硬:“你应该听他们的!”

陆无双做梦也没想到,这会是他们相见时的对话,剧烈的哭泣,让她连呼吸都变得极不顺畅,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她狠狠挣脱了那双手掌,愤然道:“我也想按照我们的约定,静静地等你回来。但你食言了!在我痛苦的等待中,你从不曾找过我,甚至连简单的联系都没有一次!他们説,这是因为你另结新欢早把我给忘了!我不愿相信他们,只相信我曾经认识的秦三哥,所以我义无反顾地要来找你!我每天留在杀父仇人的身边,看着他们伪善的嘴脸,这让我一刻也无法忍受,我必须离开那里。但在这世上,除了你我已经一无所有,除了寻找你,我甚至已经找不到任何活下去的意义……我万万也想不到,你会让听他们的,回到那可充满痛苦的监牢里!”

秦三没有做任何辩解,只是直接栖身过去,用自己嘴,堵住了那张幽怨不休的xiǎo嘴。陆无双还来不及反抗,全身仅余的些许力气便已经被彻底抽空。整个人化作一团春泥,就那么瘫软在了秦三的怀中。

远处,交错的树影后,一道婀娜的身影慢慢走出。一只手握着一块刺有“朝仙”二字的朱红锦缎,另一只手则轻轻捂在嘴边,独自一人发出了连串如风铃般清脆的笑声。

就在她的脚边,却是李、王二人身首异处的残尸。

石家庄九州医院怎么样
成医附院网上挂号
卵巢早衰中药药方
安徽妇科医院哪里好
汕头包皮包茎手术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