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巫师自远方来第八十五章站在大门前上

2019-11-21 12:46: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巫师自远方来 第八十五章 站在大门前(上)

的“永远不可能得到想要的一切…什么意思?”

漆黑的地底坑道,紧皱眉头的黑发巫师自言自语着,一边和背着艾萨克的灰瞳少年一起摸索着向前深处前行。

结束了雪山顶的厮杀,费尽周折才找到坑道入口,和二人汇合的洛伦·都灵已经是精疲力竭,几乎耗尽的精力一遍又一遍的刺痛大脑,握剑的右手和带着“施法者”的左手都在不自觉的打颤。

死寂一片的黑暗,时不时呼啸而过的冷风,迷宫一般的坑道……更是让他有种身处梦境的错觉,仿佛自己的意识依旧停留在精神殿堂,并没有回到身体中。

“我不知道……”

路斯恩的模样看起来比黑发巫师还要疲惫,眼神中残留着惊魂未定的恐惧,强作镇定的咽了咽唾沫:

“我只知道这位法内西斯大人,绝对不像他看上去那么‘普通’——这只是直觉而且没什么证据,但我非常确信这一点!”

不普通…洛伦的嘴角不禁微微露出些许冰冷的弧度。

当然不普通了。

虽然不清楚他究竟经历了什么,但一个曾经手无缚鸡之力的圣十字教会教士,原本早就应该死去的人,现在却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世界尽头的冰寒地狱……

即便是拥有那位护卫骑士的保护,能做到这一点的他也早已不是什么“普通”的教士了。

更何况,对方还能孤身一人在黑夜的冰川荒原之中,凭借一个小小的线索就找到入口的准确位置,真是令人……

“洛伦阁下。”路斯恩的表情非常犹豫,银灰色的瞳孔不停的闪烁着纠结的意味:

“有件事我非常想要问问您……”

“那是啥——?!”

突然嚷嚷一声的艾萨克打断了灰瞳少年的提问,头也不回的朝着前面跑过去;甚至都来不及反应的二人也只好跟在他的身后。

等到两人追上艾萨克的时候,这家伙正眯着眼睛趴在一块岩石上;“啪!”的一记响指,“萤火咒”苍白色的光芒照亮了岩石上的痕迹。

洛伦挑了挑眉毛,依旧是“第一巫师”罗根留下的痕迹:

“若有人远行至此,请不要在黑暗中绝望;

因为在这布满荆棘的道路上,当你进退维谷,胆怯滋生之时;

那便是救赎降临之时;

谦卑铸就高尚;虔诚铸就高尚;

所以,请谦卑的祈祷吧;

圣十字将照亮于你——!”

轻轻叹了口气,抬起头的洛伦和身旁的灰瞳少年四目相对。

“又是什么文字游戏,或者罗根故意留下来的提示?”路斯恩眨了眨眼睛,摊着双手看向黑发巫师:

“和上次一样,只要我们跪下来祈祷就能发现什么特别重要的线索之类的……”

洛伦没有立刻回答他,目光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趴在岩石上摸索什么的艾萨克;这家伙还以为没有被发现,是不是的偷偷扭过头撇自己一眼……

果然,这才是艾萨克·格兰瑟姆的风格…洛伦的嘴角露出些许不易察觉的无奈苦笑。

他八成是猜到路斯恩可能会问自己一些非常尴尬的问题,所以才故意大声嚷嚷的打断了两人的谈话,然后借着“第一巫师”留下的痕迹来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

艾萨克从来不是什么低情商的“傻子”,他只是不屑于,或者说不乐意在这些人情世故上费心思而已;而那与生俱来的天赋,也让他有的是骄傲和狂妄的资格。

一个既单纯,又别扭的家伙……

“洛伦阁下?”

察觉到黑发巫师“走神儿”的灰瞳少年眨眨眼,有些莫名的试探着开口道。

“哦!这应该不是什么文字游戏之类的,而是更加准确的信息——如果真的有人来到这里,以传说中罗根的性格,是绝对不会用猜谜来刁难对方的”

清醒过来的洛伦立即开口道,指着岩石上的刻痕:“为了确保其他人能找得着,他甚至都没有用‘旧经’而是标准的萨克兰语,说明他已经不在乎来者的身份,只希望对方也能像他一样。”

“得到‘救赎’…吗?”灰瞳少年喃喃自语,略微有些失神。

“正是如此。”

黑发巫师微微点头,“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

“所以最后一句就是关键——‘圣十字将照亮于你’,试问……圣十字会从哪里‘照亮’你呢?”

话音降落,三个人同时缓缓仰头;黑发巫师指尖的“萤火咒”化作一团白光,轻盈的飞向上空。

一个螺旋形状的上升井道,就这样出现在了他们的眼中。

尼德霍格,已经近在眼前——!

“我上去看一下。”洛伦头也不回的开口道:“你们等我的消息,在我回来之前不要轻举妄动。”

这次的路斯恩没有再开口阻拦,而是默默的点点头,注视着他的身影轻盈的跃上石阶,顺着井道的边缘一点一点的爬上去。

虽然故作轻松,但黑发巫师身上的伤痕却是不可能作假……灰瞳少年默然低头,用力攥紧了拳。

虽然成为他的护卫只是双方达成的约定,但看到作为自己“巫师主人”的对方为了保护自己伤成这副模样

,真是……

“你知道…如果我是你,刚刚就不会问那种蠢问题。”艾萨克疲惫又懒洋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路斯恩不禁回首:

“我们就姑且假装那个教会的神棍没撒谎好了——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洛伦这家伙永远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那种,还是说你觉得自己能说服他?”

灰瞳少年一愣,猛地抬头:“这么说…原来你是故意的?”

“不然还能怎么办——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可不想看到你们在这种鬼地方掐起来!”

艾萨克很无可奈何的摇摇头,鼓起嘴“噗!”了一声:“算了吧。”

“你是我第四个朋友,排在弗雷斯沃克那个老头儿后面——我这辈子可能都没有几个朋友,所以有可能的话我不想失去任何一个!”

路斯恩抬头看向黑发巫师的背影,神情愈加的复杂……

而与此同时的洛伦也已经快要爬到井道的顶端,疲惫的身体几乎将每一个疼痛的信号全都放大十倍,原本还算清晰的视线也有些微微扩散模糊,像是蒙上了一层白色的透明物。

等等…现在还没到休息的时候。

在坚持一会儿,一小会儿就行,就快要到了……

不停的在心底自言自语,喘息有些发颤的黑发巫师强咬着牙终于爬到了接近顶端的一处凹陷,似乎是因为过去了太久,让井道的一部分塌陷了。

伸手扣住一处借力点,洛伦本能的朝凹陷的位置望过去;仅仅是瞥了一眼,有些愣住的黑发巫师瞳孔猛然睁大。

只见在哪凹陷的岩壁上,有一个圣十字的图案——并不是最原始的古萨克兰十字,而是现如今圣十字的徽章!

就在那圣十字徽章旁,还刻着一个很模糊的,狮子形状的图案。

在帝国境内尤其南方,使用狮子作为纹章的家族数不胜数;但在全帝国最顶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爵们当中,只有一个家族的纹章是狮子……

拜恩公国的都灵家族。

难道真的就像路斯恩说的那样,那位百年前的“黑公爵”也曾经来到过尼德霍格?

像是被掐住了喉咙的洛伦克制着自己的诧异,本能的继续向上爬;用尽全力推开了挡在井道上方的一块石盘。

就在那一瞬间,一缕柔和的白光从缝隙穿过井道,同时洒在了三个人的身上。

“喂……洛伦!”下面的艾萨克立刻抬头,激动的嚷嚷着:“你看到什么了?!”

惊讶的表情凝固在了黑发巫师的脸上,轻轻开口:

“天国……”

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
深圳博爱深圳口腔科
吉林那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贵阳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河北癫痫病医院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