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在讨论这个问题以前

2020-05-21 11:03: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讨论这个问题以前,首先需要明确一个概念,此“小人”非彼小人。这里的小人不是君子小人的小人,而是相较于主角、大人物而言,称为小人物,简称“小人”。
——前言
看过《红楼梦》的人,都会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除了其中主要人物诸如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王熙凤他们的故事趣事,言谈举止,令人津津乐道,吸引眼球之外。其中更多的是其间穿插的各类别具特色的小人物,包括贾府内外,的性格特点。
如果说《红楼梦》中主要人物都是一颗颗闪耀的珍珠,那这些小人物必是穿引这些保湿珍珠的丝线,他们共同构成了《红楼梦》的奇伟诡怪,绚丽多彩。
不仅如此,小人物的设置不仅是烘托渲染,甚至是作为勾连主要人物的丝线。而且,他们还是学生内容、结构,思想的重要传递者和引领者。一定意义上说,他们也是小说的主角。
一、严格的等级划分
众所周知,贾府作为封建社会的一个典型代表,人物之间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例如《红楼梦》的贾环和贾宝玉?两人同样是贾政的亲生儿子。却因为一个是庶出;一个是正室王夫人所生,两人在贾府的地位便有天壤之别。
主人尚且如此。同样,作为贾府的下人,小说的小人物,他们之间同样被严格地分为三六九等。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红楼梦》第二十四回醉金刚轻财尚义侠痴女儿遗帕惹相思
这日晚上,从北静王府里回来,见过贾母,王夫人等,回至园内,换了衣服,正要洗澡。袭人因被薛宝钗烦了去打结子,秋纹,碧痕两个去催水,檀云又因他母亲的生日接了出去,麝月又现在家中养病,虽还有几个作粗活听唤的丫头,估着叫不着他们,都出去寻伙觅伴的玩去了。不想这一刻的工夫,只剩了宝玉在房内。偏生的宝玉要吃茶,一连叫了两三声,方见两三个老嬷嬷走进来。宝玉见了他们,连忙摇手儿说:“罢,罢,不用你们了。”老婆子们只得退出。宝玉见没丫头们,只得自己下来,拿了碗向茶壶去倒茶。只听背后说道:“二爷仔细烫了手,让我们来倒。”一面说,一面走上来,早接了碗过去。宝玉倒唬了一跳,问:“你在那里的?忽然来了,唬我一跳。”那丫头一面递茶,一面回说:“我在后院子里,才从里间的后门进来,难道二爷就没听见脚步响?”秋纹听了,兜脸啐了一口,骂道:“没脸的下流东西!正经叫你去催水去,你说有事故,倒叫我们去,你可等着做这个巧宗儿。一里一里的,这不上来了。难道我们倒跟不上你了?你也拿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不配!”碧痕道:“明儿我说给他们,凡要茶要水送东送西的事,咱们都别动,只叫他去便是了。”秋纹道:“这么说,不如我们散了,单让他在这屋里呢。”
从上面的片段可知,即使是“一次倒水,一次进屋”,也是不允许的,也是要受严格约束的。
以贾宝玉的怡红院为例,就有十几位丫鬟。而其中也只有袭人、晴雯、麝月、秋纹、麝月几个人可以留在屋里贴身照顾贾宝玉,其余诸如茜雪、小红、坠儿、四儿、靓儿、芳官……只能从事屋外的活计。
在《红楼梦》第七十四回中,晴雯在回复王夫人的回话时也说,“至于宝玉饮食起坐,上一层有老奶奶老妈妈们,下一层又有袭人麝月秋纹几个人。我闲着还要作老太太屋里的针线,所以宝玉的事竟不曾留心。太太既怪,从此后我留心就是了。可见,各个丫鬟下人各司其职,是有着严格规定的。
二、重要信息的传递
在小说的第六十五回贾二舍偷娶尤二姨尤三姐思嫁柳二郎
有这样的描写,
尤二姐笑道:“猴儿肏的,还不起来呢。说句顽话,就唬的那样起来。你们作什么来,我还要找了你奶奶去呢。”兴儿连忙摇手说:“奶奶千万不要去。我告诉奶奶,一辈子别见他才好。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都占全了。只怕三姨的这张嘴还说他不过。好,奶奶这样斯文良善人,那里是他的对手!”尤氏笑道:“我只以礼待他,他敢怎么样!”兴儿道:“不是小的吃了酒放肆胡说,奶奶便有礼让,他看见奶奶比他标致,又比他得人心,他怎肯干休善罢?人家是醋罐子,他是醋缸醋瓮。
故事背景,贾琏偷娶尤二姐,尤二姐借机询问贾琏的心腹兴儿关于王熙凤的情况。
《红楼梦》中的尤二姐应该是一个模样标志、温柔和顺,心虑单纯的女性。她太过单纯,甚至天真,以为“我之以理待她(王熙凤),她能怎么样?”,她以为这样便可以与王熙凤和平相处、平静生活。但她忘了兴儿的提醒,“她(王熙凤)是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也许,这也正是她最后凄惨死于王熙凤陷害的重要原因吧。
与此同时,作者也巧妙地利用“小人”之口淋漓尽致地介绍了王熙凤的性格特点。值得一提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小人都适合说这样的话,能说这样的话。
小说中介绍,“兴儿是贾琏的心腹小厮”……试想,如果换做其他下人,不会这样清楚王熙凤的为人,所作所为,说出来读者不会相信;如果换做王熙凤的心腹小厮旺儿,他固然清楚王熙凤,但他一则不会,因为王熙凤的许多坏事都有他的参与。二则他也不敢,他比谁都清楚王熙凤的报复手段。
所以,小说即使需要小人传递这样的信息,也是极有选择的。
同样的,在《红楼梦》第三十八回村姥姥是信口开合情哥哥偏寻根究底
周瑞家的道:“早起我就看见那螃蟹了,一斤只好秤两个三个。这么三大篓,想是有七八十斤呢。”周瑞家的道:“若是上上下下只怕还不够。”平儿道:“那里够,不过都是有名儿的吃两个子。那些散众的,也有摸得着的,也有摸不着的。”刘姥姥道:“这样螃蟹,今年就值五分一斤。十斤五钱,五五二两五,三五一十五,再搭上酒菜,一共倒有二十多两银子。阿弥陀佛!这一顿的钱够我们庄家人过一年了。”
应该说《红楼梦》中的刘姥姥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小人物了,身份低微,见识短浅……但她又是非常重要和关键的人物。
从上面的对话中,刘姥姥笨拙而又认真的对比,读者很容易直观而又生动地了解贾府,准确地说是荣国府当时的富贵与奢侈,从而与最后贾府被抄形成强烈的对比。
同样,这样重要的信息也不是任何下人都可以体现的。首先,刘姥姥作为外人,可以更直观的冷眼观察贾府的角角落落;其次,刘姥姥作为长期生活在底层社会的劳苦大众,更清楚市场上物品的贫贱富贵,价格钱两。而作者这样安排,同样是为了增加故事的真实性。
三、无法把握的命运
其中在《红楼梦》第七十七回俏丫鬟抱屈夭风流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宝玉及到了怡红院,只见一群人在那里,王夫人在屋里坐着,一脸怒色,见宝玉也不理。晴雯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恹恹弱息,如今现从炕上拉了下来,蓬头垢面,两个女人才架起来去了。王夫人吩咐,只许把他贴身衣服撂出去,余者好衣服留下给好丫头们穿。又命把这里所有的丫头们都叫来一一过目。原来王夫人自那日着恼之后,王善保家的去趁势告倒了晴雯,本处有人和园中不睦的,也就随机趁便下了些话。王夫人皆记在心中。因节间有事,故忍了两日,今日特来亲自阅人。一则为晴雯犹可,二则因竟有人指宝玉为由,说他大了,已解人事,都由屋里的丫头们不长进教习坏了。
因这事更比晴雯一人较甚,乃从袭人起以至于极小作粗活的小丫头们,个个亲自看了一遍。因问:“谁是和宝玉一日的生日?”本人不敢答应,老嬷嬷指道:“这一个蕙香,又叫作四儿的,是同宝玉一日生日的。”王夫人细看了一看,虽比不上晴雯一半,却有几分水秀。视其行止,聪明皆露在外面,且也打扮的不同。王夫人冷笑道:“这也是个不怕臊的。他背地里说的,同日生日就是夫妻。这可是你说的?打谅我隔的远,都不知道呢。可知道我身子虽不大来,我的心耳神意时时都在这里。难道我通共一个宝玉,就白放心凭你们勾引坏了不成!”这个四儿见王夫人说着他素日和宝玉的私语,不禁红了脸,低头垂泪。王夫人即命也快把他家的人叫来,领出去配人。
又问,“谁是耶律雄奴?”老嬷嬷们便将芳官指出。王夫人道:“唱戏的女孩子,自然是狐狸精了!上次放你们,你们又懒待出去,可就该安分守己才是。你就成精鼓捣起来,调唆着宝玉无所不为。”芳官笑辩道:“并不敢调唆什么。”王夫人笑道:“你还强嘴。我且问你,前年我们往皇陵上去,是谁调唆宝玉要柳家的丫头五儿了?幸而那丫头短命死了,不然进来了,你们又连伙聚党遭害这园子呢。你连你干娘都欺倒了。岂止别人!”因喝命:“唤他干娘来领去,就赏他外头自寻个女婿去吧。把他的东西一概给他。”又吩咐上年凡有姑娘们分的唱戏的女孩子们,一概不许留在园里,都令其各人干娘带出,自行聘嫁。
经过王夫人的一番“审判”,怡红院几个人丫鬟晴雯、四儿、芳官便被“轻易地”安排了归宿。或者被赶走,或者被配人……她们没有任何地方理论,更没有办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其中最有名的当属晴雯。因为王夫人赶走晴雯的理由是她过于妖艳,换句话说就是因为长相太美,担心勾引宝玉,带坏宝玉。而且,王夫人撵走晴雯是在她“四五日牙水不沾,恹恹弱息”、重病的情况下,丝毫没有一点人道主义精神,甚至人性。
此外在小说第八十回中,
当下薛姨妈早被薛宝钗劝进去了,只命人来卖香菱。宝钗笑道:“咱们家从来只知买人,并不知卖人之说。妈可是气的胡涂了,倘或叫人听见,岂不笑话。哥哥嫂子嫌他不好,留下我使唤,我正也没人使呢。”薛姨妈道:“留着他还是淘气,不如打发了他倒干净。”宝钗笑道:“他跟着我也是一样,横竖不叫他到前头去。从此断绝了他那里,也如卖了一般。”香菱早已跑到薛姨妈跟前痛哭哀求,只不愿出去,情愿跟着姑娘,薛姨妈也只得罢了。
饶是香菱这样身份地位的人,饶是遇到如薛姨妈这样的人(而且,她是薛蟠的小妾。理论上说,应该是薛家的儿媳)……但她同样避免不了随意被人随意处置的命运,同样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所以,无论是晴雯的被赶走,还是香菱的被卖,都是那个封建所社会特有的印记,极富代表性的示例。同时,也是作者成功为小说铺就的一种环境氛围。
小人物,作为故事中的配角,历来经常被许多读者忽视。
但《红楼梦》不同。红楼梦中除了有限的几位主要人物,几乎三分之二是小人物。而且,这些小人物不仅数目众多,而且各有特点,读者绝不会将聪明伶俐的晴雯和圆润老实的袭人混为一谈,也不会将细心善良的紫鹃和懵懂无知的雪雁相提并论。
除了欣赏小人物自身鲜明的性格特点以外,他们身上传递出来的重要线索也是认识、理解《红楼梦》的重要途径。
小人物小而不凡,“小人”小而不厌。

共 40 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此篇文章中的“小人”非彼小人,而是《红楼梦》中的小人物。小人物虽不如主要人物所占篇幅大,但却是勾连主要人物的丝线。小人物的小,体现在寥寥几笔,小人物的精,体现在笔笔传神。作者从严格的等级划分,重要信息的传递,无法把握的命运三个角度,来走近小人物的悲喜人生。我们会发现,他们真的是不可或缺的组成。使得我们对《红楼梦》这部文学巨著有了更深一层的学习。此篇文章,全文书写流畅,层次清晰,忠于原著,又附加自己的思想和思考,给人惊喜,而受益匪浅。佳作,流年欣赏并倾情推荐!【编辑:平淡是真】
1 楼 文友: 2017-06-19 20:41:04 《红楼梦》这本书,是学生时代读过的,然后最熟悉的是经典版的《电视剧》,现在再看 小风的文章,突然有了一种重读《红楼梦》的想法。感谢小风的分享,祝福。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6-21 21:46:57 谢谢真真姐辛苦编按,小风也只是个人一点见解,哈。
2 楼 文友: 2017-06-20 08:44:04 小人物的命运,事关红楼大格局。

读《红楼梦》怅晴雯(古风)
英姿天纵身卑贱,高标见妒诚可怜。
真我风采映霁月,无瑕璞玉出天然。
深涧云泉百花蕊,黛影隐约脱俗樊。
真情自性嗔带刺,潇洒俊朗娇俏言。
撕扇惹趣千金笑,卓尔春风窥珠帘。
抱病補裘天工巧,娇喘神思怯衣寒。
倒箧也曾横眉怒,谤毁终致起祸端。
见逐陋榻渴甘露,亵衣倩甲枉名担。
含恨夭阏魂去也,芳菲如土泪斑斑。
灿烂星耀夜空过,浮生昙现大观园。
芙蓉哀诔忧愤寄,公子情痴念空牵。
每 读 此 页 辄 太 息 , 掩 卷 抚 几 怅 美 鬟 。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6-21 21:45: 0 哈,小风班门弄斧了,江老见笑了。期待来日在您面前受教,敬茶
 楼 文友: 2017-06-21 17:21:47 小风分析得头头是道。
我也读过红楼两遍,却是走马观花,没有留意。你一说起这些细节,我是挺熟悉的。
回复  楼 文友: 2017-06-21 21:42:46 哈,山哥谬赞,谢谢山哥,敬茶!
4 楼 文友: 2019-01-24 2 :22:17 小人物小而不凡, 小人 小而不厌。
小风扣住时代背景,围绕小说场景,一一道来,有分量,有理有据。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厦门癫痫病医院地址
藤黄健骨丸能治腰膝酸软吗
山东治疗男科方法
江门白斑疯医院
泰州白癜风医院
本溪好的白癜风医院
鄂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南通治疗白斑的医院
分享到: